还君 三十一 (ABO,虐身虐心,虐到爆炸请自求多福)

发糖期间本文将断更233

♥《还君》全文大链接♥

————————

        北境战事大捷,裘振骁勇,又有忠心的裘家军冲锋陷阵,并没有耗费太多时日就攻入瑶光境内直入王城,将瑶光王室逼上城头对峙。

        “恭贺吾王!”天璇朝堂的面孔换了一拨,提拔上来填补位置的大都是陵光物色多时的能人,更重要的是没有世家背景,不会结党营私分散王权。

        陵光背手站在高处,踌躇满志地看着自己的万里山河,抿嘴一笑:“哼,瑶光王室要死,就随他们去死,妄想侵占我天璇国土时怎么就没想到有此一日。”

        魏玹辰上前道:“王上,瑶光为钧天铸币,历来深得信任,若是赶尽杀绝,只怕会给钧天发作的机会,引来一场战事啊。”

        “丞相多虑了。”魏玹辰接任了公孙闵之职成为天璇丞相,陵光道,“钧天内乱,如今掌权的是个凶狠暴戾的叛逆之子,钧天朝臣中多有忠义之士对他不满。孤王现今扶植逃亡的启坤与他一争,他钧天正值混乱时又岂有闲暇来为小小的瑶光出头。”

        “哼,再说。”陵光自信道,“有裘振在,我天璇也未必输给他钧天。”

        “吾王圣明。”群臣下拜。如今殿上之人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依靠世家才可站在朝堂的庶子坤泽,他果断狠辣,不过半年便牢牢掌握天璇大权,未给他国趁着朝政颠簸之时做下动作的机会,如今跪倒在他脚下的人无一不服无一不从。

        “报——”

        “报——”

        令官突然奔入大殿,只有遇到紧急情况时,才会有令官闯殿之为,他冲到殿前直接单膝跪下,抱拳埋首道:“启禀王上,陇江有急讯!”

        陇江?陵光心头猛跳,向下走了几步来到令官面前:“何……何事?”

        “陇江忽降连日暴雨,山体倾塌,大批民房被泥流掩埋,道路坍塌……押解流犯公孙一门的队伍正好行进至坍塌路段……现……现下落不明。”

        陵光难以置信地指着令官,语气不稳道:“你……你再说一遍,公孙……公孙怎么了?”

        “队伍所到之处发生大规模山体垮塌,泥流掩埋,一行人下落不明,陇江县府正组织营救……但……但情况不容乐观。”

        陵光向后倒退几步,被台阶绊到,整个人向后倾倒,闭眼晕过去,离得近的魏玹辰和宫人一拥而上扶住他,大喊医丞,场面混乱。

 

        “都给孤王滚出去,让令官过来,有没有陇江的急报!”陵光推开喂药的阿九,药汁洒进红色的地毯留下一滩如血的痕迹。

        魏玹辰招手挥退侍奉的宫人,悄声上前。陵光半躺在床榻上,握拳抵着头,脸色苍白,嘴唇皲裂,痛苦地皱着眉,时不时用拳敲打额头。

        “王上……您,您要保重身体啊。”

        “舅父……舅父!”陵光见是他,一把握住他的肩膀,急切道:“可有消息了?夫君……夫君他……”

        “暴雨未停,救援难以接近,派去的军队已经抵达陇江,尽力挖掘,王上……王上莫要着急。”

        “孤王一路上安排了亲信暗卫随行,陇江又是个太平之地,风调雨顺,民风淳朴,绝不会有灾荒刀兵之乱,孤王想了所有的可能,怎么怎么会……”陵光貌似癫狂,“是不是汪家的人干的,是不是还有漏网之鱼暗下杀手,孤王……孤王要杀了焸栎!”

        他翻身欲起,魏玹辰按住他,苦劝道:“王上,这真的只是一场天灾,汪家再有余孽也不可能操纵天时。陇江从未遭此大难,偏偏……”

        陵光重重落回床榻,面如死灰,一行清泪滑落:“所以……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吗?”

        他呆呆地放空视线,不再言语。

 

        接到阿九的求助,魏玹辰再次进了陵光的寝殿。宫人都被赶了出去,地上都是胡乱倾倒的酒壶,四周皆是浑浊的酒气。

        陵光抱着一壶酒,歪倒在床榻边,闭着眼睛念念有词。魏玹辰上前行礼,片刻后,他才微微睁开眼看过来。

        “朝中可是又出了什么事?有奏折需要孤王批复吗?”陵光甩开酒壶,晃悠悠地站起身。这段时日,他昼夜难眠,迷上借酒消愁,可白日里依旧强打精神处理政事,不敢松懈一分。这是他牺牲一切换来的江山,再苦再痛都不能再失去。

        魏玹辰心疼他日渐憔悴,想劝说他若是难过便放纵一小会儿,不用苛责自身。可陵光执拗,哪里听得下劝。魏玹辰叹息道:“是陇江传回了消息。”

        “……说。”

        “公孙丞相……遗体被发现。”

        陵光头晕目眩,晃了几下,抵着桌案不让自己倒下。

        “公孙夫人也被找到了,仍有呼吸但昏迷不醒,派去的医丞用灵药吊命,竭力抢救中。”

        “无论要耗多少名贵药材都行,宫里有的全都送过去!”陵光激动道,他咽了口唾沫润湿干涸涨疼的咽喉,低声问:“公孙钤呢……”

        “……还没有消息。但……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想必公孙吉人天相。”魏玹辰忙道。

        陵光愣了愣,连连点头:“对对对,夫君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

评论 ( 65 )
热度 ( 177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