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三 (ABO,虐身虐心虐不死你算我输,我开的车你放心上)

想更治病的,可是虐文这种东西会上瘾!

治病瓶颈了怎么破!

本想开车,但太晚了,不想草草开起,留下一章来全套完整的前戏+play

♥《还君》全文大链接♥

——————————

       婚期后,陵光便入朝接手一些政务,并且渐渐与公孙家在朝中的势力联合。汪家虽然势大,但毕竟比不上门生满朝的丞相,陵光本也聪慧,政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声望渐起,隐约有压倒焸栎之势,据说气得后宫那位王后娘娘又砸碎了不少茶盏。

       虽是王子下嫁,不需要走王室那套晨昏定省的规矩,但借住在丞相府中,陵光每日还是早起向公孙闵和苏氏问安,没有一点王子的架子,与两位相处得倒算是融洽。

       至于他与公孙钤之间,或许可用相敬如宾来形容,毕竟他并不讨厌公孙钤,自小便是相识,从前他和裘振走得近,与其他伴读的世家公子都不熟稔,公孙钤总是有意无意在自己面前晃荡,有些笨拙地献殷勤,但也恰到好处,不会惹得陵光动怒,如此默默持续了许多年,所以说若是他不懂公孙钤心思,那不是不解风情,而是脑子愚笨。

       公孙钤知晓陵光独立、不喜粘人的性子,在外礼仪得体,以一副标准臣下的模样相待,回到家中也不会失了分寸,只是常准备些陵光喜欢的吃食、书籍,俩人在书房中分坐两角,各自伏案,有时就国中时事议论一番,政见相合,甚有感触。

       只不过,床笫之事,自从新婚之夜被拒后,公孙钤便再没有求过欢,到了就寝的时间,俩人分别洗漱后,就吹灯默契地一里一外躺好,侧身背对。陵光不知道公孙钤想些什么,他也不愿去揣测,如此正合了他的心意。

 

       一日,陵光外出办差,回到家中时间还早,就到苏氏的房中问候。苏氏也是淮西名门出身,在国中颇有才名,但并未在朝中谋职,嫁与公孙闵后倒是对传道授业有了兴趣,在王城学堂中为傅,几位大员都曾在他门下,近年因身体状况不大好,在家中休养的时日多了些。

       苏氏见了陵光,起身行礼,陵光忙上前拦住,请他坐下。

       “殿下毕竟是金贵之躯,臣子之礼老身还是不能免的。”

       “母父言重了,既是一家人,理应由小辈行礼。”

       苏氏笑了笑,让家仆上茶。

       “殿下恭俭明理,老身呢,虽为傅者,教的是笃行慎言,但天生是个直肠子,有什么便说什么,请殿下不要放在心上。”

       “母父为何这般说道,您的教诲儿自当铭记。”苏氏这句突如其来的剖白让陵光心下一惊,有些不好的预感。

       苏氏吹了吹茶叶,并不急着喝,蔼声说道:“其实啊,夫君原本想让钤儿寻一户平常人家的媳妇。”

       “……哦?”

       “明人不说暗话,公孙家在朝中盘根错节,别人都说是肱骨之臣,可我们终究是臣,总是要辅佐一位君王的,若是与王室有了姻亲,到了站队选择的时候自然就脱不开干系了。”

       “确实如此。”

       “夫君怕站错队,选错人,原本也没有想到能与殿下您有缘结亲,还以为会是哪位世家的坤泽,或者……是宫里的另一位。”

       苏氏顿了顿,看向陵光的表情。陵光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曲了曲指节。

       “可架不住钤儿心悦于殿下,做父母的自然希望孩子婚姻顺遂,得偿所愿,若是孩子能好,我们这些老骨头拼着命,去站队跑腿卖人情也都无所谓。只是怕……孩子真心错付,得了段假姻缘仍不自知。”

       苏氏笑着说话,脸色却有些冷淡,陵光面里没有表现,心下却慌了神。新房的床边有一扇小窗,后面有条花园小道,某天夜里,他总觉得小窗外有些动静,但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来,莫不是公孙家对他并不放心,派了人来探墙角,如此他不与公孙钤行房的私密之事便落入苏氏耳中。

 

       剩下半日,陵光坐在房中,看着那扇小窗发愣,想着苏氏最后那句:“望殿下好自为之,毕竟我们公孙家或许比魏家能给您更大的助力。”

       既然已经献出了身体换来这段婚姻,如果得不到公孙家的信任,他又如何能在争储中与焸栎有一战之力?睡一次是睡,再睡个两次三次又有何妨?陵光冷笑着自嘲,既然做了婊子难道还想为裘振守贞吗?

       “来人,去准备鲜花和浴桶。”

       公孙钤今日也外出办差,路途较远,回来时已月上梢头。推开房门闻到一阵淡淡的幽香,见陵光散着还有些湿润的头发斜躺在床边养神。

       “殿下今日这般疲累?”

       “没有,只是等夫君等得有些无聊了。”陵光下了床来到公孙钤面前,他较公孙钤矮了半个头,走近了要微微仰头才能直视对方。

       公孙钤不太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迟疑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纸包,打开后是几块晶莹剔透的绿萼糕。

       “今日臣回程时路过城郊赵家夫妻的点心铺子,便给殿下带了些回来,有些凉了,不知口感还好不好。”

       绿萼糕是陵光最爱吃的点心,年少时,他吃过一次城郊赵家夫妻点心铺子的绿萼糕,从此念念不忘,但他身为王子少得出宫游玩,吃到的机会很少,长大后少了份执着,再加上这几年变数太多,连自己爱吃的东西也忘记了。

       “……夫君如何知道我喜欢吃这绿萼糕。”

       “以前见过,便记下了。”

       陵光低头拨弄着糕点,没有回话,也不知想着什么。公孙钤见此便道:“天色是晚了些,等明日殿下再尝吧。”

       话音未落,陵光便拈起一块咬了口,公孙钤又道:“可还合殿下口味?”

       “你也尝尝。”

       公孙钤刚想也拿一块,陵光却伸手揽住他的颈脖,贴着他的嘴唇,将口里没吃完的糕点用舌尖顶了过来。这绿萼糕软糯可口,清香四溢,在吮舔中没一会就化了。

       俩人的身体靠得很近,淡淡的牡丹花香飘起来,公孙钤突然向后退了退:“臣……臣今日奔波一日,风尘仆仆,这……不太干净。”

       陵光笑道:“无妨,我服侍夫君沐浴吧。”

评论 ( 30 )
热度 ( 212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