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一 (ABO预警,虐身虐心狗血梗,老司机飞速驾驶练习场)

太久没开车了,整个人都快欲火焚身报废了。

本文为车而车,若有更新说明又手痒想握方向盘。

写完先丢,洗澡降火先。

♥《还君》全文大链接♥

——————————

       中秋,天璇宫宴。

       天璇王在座上抚须大笑,身侧的王后也笑着对他低语几句,引得他笑意更深。殿下摆放着一弯巨大的月牙状的宝石,折射着盈润月光,甚为壮观。

       “王儿的性子您也知道,就想着若能有样物事能让王上您时时刻刻见到月光便好,费了好大心思才寻到这宝石呢。”

       “吾儿孝顺,孤心甚慰,赏!”

       “儿臣叩谢父王。”焸栎大拜行礼,形态娇憨,又惹得王上王后一阵笑。座下皆是朝中最受宠幸的重臣世家,见状纷纷恭贺王上,称赞王子,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下,坐在靠近王座角落的陵光却不见笑意,淡淡注视着自己前方的桌案,周围一切似与自己无关。

       天璇王余光瞥到,嘴角一抿道:“陵光?”

       陵光回过神,起身行礼。

       “少时见你聪明伶俐,为何长大后却愈发内向寡言,倒是学学你王兄,多为孤分担一些政事。”

       陵光微微颔首,未答话。

       天璇王子嗣单薄,活至成年的仅有一名中庸,两名坤泽,本想王位只能由中庸王子继任,不料王子半年前坠马身亡。两名坤泽,一位是王后所出,外戚汪家如日中天,权财丰厚,因而可赠出一块绝世宝石;一位是弃妃所出,母家势弱,仅有一兄在朝中任个三品官员,因而在宫宴酒席上永远都是沉默的配角。

       王后却不让陵光安然回座,对天璇王道:“陵光生得貌美,王城中可有许多青年才俊求娶,王上可不要耽搁了陵光的姻缘。”

       “也是,焸栎和陵光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是时候好好选夫婿了。”

       未来的天璇王只能是一名坤泽,那么他的夫婿必然也要家世身份高贵;换句话说,若哪位王子的夫婿更有助力,那这储君的位子才坐得牢靠。

       夫婿……焸栎偷偷打量下方首位坐得笔挺的蓝衣青年,公孙钤,丞相之子,公孙世家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乾元,是他心心念念之人,也是他母后为他暗中选下最适合的夫婿。

       可公孙钤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直正坐着,如一株松柏不知弯折,神色放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光儿,你真的决定要如此做?”

       “舅舅,我没有选择。”

       “可……裘振还在边境等着你。”

       “裘家就是因为与魏家交好,才被谪贬边境。那里每日都在刀口舔血,若我继续这般下去,裘振总有一天会死在那里……无论为了魏家,还是裘家,我都必须做这件事。”

       “光儿,此事一旦做了,是不能回头的。”

       “我意已决。”

       “可若公孙钤没有按你所想行事……”

       陵光留下一抹淡笑,美艳又凄厉:“我又不瞎,难道看不出他喜欢我?”

 

       宴后,御史台的同僚邀约公孙钤到一处据说是赏月的圣地一探美景,行至半路,同僚的家仆寻来说家中突发急事,同僚万分歉意,离开前一再表示再行百米便到目的地,请公孙钤务必前去一看,莫要辜负良辰。

       公孙钤今夜也无他事,便也就了好意继续前行。百米后见一池深潭,荷叶已枯,徒留枝枝细杆独立。潭心建着一座舫,雕镂精致,纱帐遮蔽中似有烛光跳动。此地幽静,月光倾泻,倒是别有风味,但公孙钤的心思却被舫中之物牵引,缓缓靠近,推开门扇。

       室内萦绕着一股馥郁的牡丹香气,虽然舫的四面皆有敞开的窗扇,但味道一阵阵不停散发,吹不尽,更缭绕。地方不大,公孙钤一眼就看到了倒在贵妃榻边的陵光,他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额头、发根都湿透了,两颊绯红,紫纱罩衣早已脱了胡乱扔在一边,仅余浅紫的单衣,领口大敞。他剪着腿,微微抽搐,压抑着声音,但在如此寂静的地方,喘息的声音无比清晰。

       坤泽的雨露期,美妙又煎熬。陵光或许听了谁的推荐来这里赏月,不想撞上了意料之外的日子。

       公孙钤本该立即退出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也好,跑去找医丞带来缓解药剂也好,都是他该做的选择,然而他都没有,他像被蛊惑一般往前走了几步,离牡丹花香的源头更近了一些。

       没有人知道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对眼前这个人情根深种,可就算他的家世足够配得上这位王子殿下,他也从来没有能离陵光很近——因为离陵光更近的人,是裘振。

       “嗯……”陵光发出轻微地呻吟,打破了宁静的结界,公孙钤走得太近,乾元的气息与牡丹香气纠缠在一起,变成最好的催情药,让雨露期的坤泽更加难耐,他用手向前爬了爬,触到了公孙钤的衣角,然后硬生生克制住自己,没有再做其他动作。

       公孙钤顶着爆裂的心跳,单膝跪地,看向地上的陵光。他也被勾起了情欲,血脉贲张,心性坚定如他,也不可能抵制住这种本能的诱惑太久。

       “殿下可还看得清,我是谁?”

       “公孙……”陵光的声音轻如蚊呐,但是清晰的,他迟疑着撑起上半身,抖着手扯了扯公孙钤的衣襟,力气太小,只扯出一点弧度,他轻轻道了一句:“可以吗?”

      

极速飞车,若点不开搜专用搞事博


       初尝情欲不知节制,一夜翻云覆雨不知几度春秋,陵光恢复意识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公孙钤牢牢搂着,身上裹着皱巴巴的衣裳,听到外面一阵人声喧嚣。

       王子和御史大夫中秋宴后双双失踪,不知是否被挟持行刺,宫里的、公孙家的来了一大波搜寻一宿,急得冒火的人。

       门扇被从里推开,消失的俩人双双现于人前,王子陵光整个人被护在御史大夫公孙钤的怀里,可那副一夜风雨怜爱的模样和气味遮也遮不住。

       同来的焸栎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一下子就揪起来扔到空茫茫的虚妄中,怎么也找不着了。


评论 ( 48 )
热度 ( 333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