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18 (主昭野,ABO)

        18.

       一个人住之后,李汭璨为了保证自己能按时起床,手机每隔5分钟设了三个闹钟,若遇到比赛日则翻倍。

       明天要打IG,闹钟第二次响起的时候,李汭璨已经起来活动身体。他直接掐掉剩下的闹钟,挽了一捧水扑到脸上让自己更加清醒。

       双手抵着洗漱台,任脸上的水滴坠落瓷盆。队伍最近状态差,每个人都不好过。

       我总不至于还没追上从前的他,又变成现在的他。

       李汭璨抬眼。没有戴眼镜,镜中自己的五官看不真切。细微的滴水声成为寂静空间里唯一的声响,有些渗人。

       这时,外门传来断断续续的叩击声。不确定的,犹疑的。李汭璨皱眉,戴上眼镜走出去打开门。

       田野穿着队服站在门外,他似乎很冷,把兜帽拉上了却仍然蜷缩着身体。他见门一开,推着李汭璨挤进房间里,合上门。

       “干嘛?”

       “你还有抑制剂吗?给我一支。”

       李汭璨打量了他一顿:“问队医要,拿我的干嘛?”

       “我已经喝了两支,还是不行。”田野松开握住领口的手。队服的包裹下,他的身体已布满汗液。

       “为什么……”李汭璨震惊之下拉高嗓门,回过神来又压低声音,“为什么会这样,抑制剂效果很好,不可能喝两支还没用。”

       “我不知道……”

       直面田野,李汭璨感到迎面扑来的热气:“去找队医,检查一下,看哪里出问题。”

       “不行,不能让俱乐部知道,要打比赛了。”田野伸手拉住李汭璨,“再给我一支抑制剂就好。”

       “你……”李汭璨话到嘴边,咽回去。

       田野不敢让俱乐部知道,因为不论是何缘由,快速而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就是让Alpha标记他。世界赛上已经做过的选择,俱乐部一定不会犹豫。

       田野拉着李汭璨的手一直微微颤抖,眼睛流露出恳求的脆弱。

       李汭璨当然了解他的处境。彼时世界赛的情况或许还简单一些,只有一个被吃死的胡显昭。现在两个AD拿未来前途为赌注争抢,为了得到他,还不知能做出什么事来。

       李汭璨转身拉开小抽屉,嘴里却没有松口地念叨道:“O和两个A住,早说过没有这种操作的……”

 

       EDG VS IG。

       新生代ADC在LPL的首次对决。

       EDG能否终结IG连胜。

       谁能接任UZI成为下一个顶级ADC。

       噱头满满,点击百万。

       万众期待下的大战,事实上不过一场毫无抵抗的碾压。毫无作为的野区,莫名崩溃的对线,敢抓敢死一二三四再来一波的下路。观众只能看到一退再退的EDG,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可怜虫,被一路平推的IG逼上绝境,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2-0结束。

       胡显昭有些懵,感觉到队友已经起身握手,才站到椅子一侧,低头把手伸向走来的IG队员。IG队员一个个走过,他麻木地继续弯腰,向最后一位伸手。谁知那最后一只手在虚虚一握之后却没有松开,反而上前用力扣紧,重重地捏了一把。

       胡显昭吃痛地“啧”了声,已经猜到这手的主人是谁了,并不打算抬头,只想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来。喻文波大概也顾及摄像头拍着,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但这事并没有完。两队休息室离得近,本该去采访席的喻文波忽然出现在EDG休息室,拉住站在门口角落的胡显昭,掰开他的肩膀,右手一拳锤在他的左肋上。

       “你干嘛?”这一幕被田野看到连忙上前,把一脸愤怒的喻文波隔开,紧张地观察扶着肩膀的胡显昭,低声问:“还好吗?”

       胡显昭垂着头没有反应。田野怒目蹬了眼喻文波:“你什么意思?”

       喻文波将钉在胡显昭身上的目光移至田野的脸上,不甚礼貌地逡巡一番,扬首抬起下巴,嘴角微微上扬,鼻腔冷冷地回了句:“哼。”

 

       职业选手在进入LPL之前,大多是资深喷子,绝不乏泉水挂机骂战,贴吧键盘飞舞的经历。

       秘密贴吧里一夜兴起匿名喷EDG的帖子,田野刷过一排标题,内心毫无波动。EDG制霸国内赛场多年,确实挡了很多人的路,也有费尽心思想加入却被利落拒绝而因爱生恨的。

       但其中一张回复过百的帖子却让他心口一揪,忍不住点进去。

       “早说过iBoy水平也就合格,居然有吹他是第二ADC,下战书那个头都青了吧。”

       “论天赋确实还不如JKL,EDG体系AD,我上我也行啊。”

       “楼上就是酸,人家睡到EDG一枝花,鸡犬升天怎么了?”

       “EDG不是又来一个AD?iBoy的AD水平怎么样我不知道,床上功夫可真是不行。”

       ……

       田野指尖在抖,几次往下滑都没滑下去。再看几条,觉得自己五脏六腑近乎爆炸,忍不住也挂上匿名准备喷回去。这时,帖子的回复数快速攀升,一个匿名ID“噌噌噌”地疯狂追着喷:

       “你说你XX呢崽X种?”

       “你行你先上吊死个女X马。”

       “豆芽菜又鸟口吧等着被人干就完事了。”

       这位老哥各种暴躁的下三路看得人脑壳疼,田野皱眉不知道该夸这位友军,还是说句猪队友。

       “在呀。”私信亮起,他和史森明确认对方身份后加上了私信好友。只是他来这里刷帖的时间不长,很难遇上。

       “在。”

       “前段时间我们队输的时候我都不敢上来,你怎么上来找虐了,多不舒服。”

       “看看,无所谓的。”

       “还是你心态好666。”

       “我心态好?算了吧,我能有你一半的坦然淡定,现在也不会这么烦。”

       “啊?我很菜的。”

       “最近你和UZI配合得很好,之前听说他对你有点……我还担心他这种脾气你吃不消。”

       “哦,小狗啊,他其实蛮好玩的……你是在烦你家两个AD?哈哈哈,我家还有四个呢!”

       “不一样的,唉。”

       “说说说说,求事实求真相!(✧◡✧)”

       “下次吧,准备开会了。”

       “赛后总结会?”

       “嗯。”

       “好的吧,加油!”

       “o(╥﹏╥)o”

       队员们围成一圈纷纷落座,今天的会议气氛沉重,除了教练员和分析师,经理们都来了,爱德朱也来了。

       今天不会好过。

       田野掐了一把大腿,让自己集中精神清醒一些。

_________

最近想写篇昭X水,又来无耻求梗了!


评论 ( 24 )
热度 ( 103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