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11 (主昭野,ABO,虐身虐心)

        11.

        “每年这个活动都无聊得要死,也不摆张桌子放几包零食。”简自豪驾着胳膊又开启吐槽模式。

        旁边的人都不知去哪里了,只剩他和史森明两个人老老实实地坐一块儿。

        史森明说:“你觉得无聊的话去找他们说说话吧,你应该朋友蛮多的?”

        “我这不是想陪着你!……不对!我……我是累了想休息。”简自豪懊恼地把头扭过一边。

        史森明憋住笑,用食指戳了戳他肉乎乎的脸,柔声说道:“那你继续在这里休息,我去找人玩玩。”

        “……”被轻易抛弃的简自豪一声不吭,心里却是满满的委屈。他偷偷追踪史森明的身影,看到史森明向EDG的田野走过去打招呼,他才暗暗松了口气,继而又小声吐槽道:“哼,现在的小年轻就爱玩什么闺蜜情。”

 

        史森明朝田野摇摇手:“嗨,田野,最近还好吗?”

        田野苦笑着摇摇头。

        史森明盯着他的后颈看了许久,确认没有标记后,笑了笑说道:“你一直问我关于清洗标记的事,我还以为你已经下定决心豁出去了。”

        “我……”田野脑海中浮现出胡显昭认真的表情,不禁赧然。他是真打算豁出去,可事到临头之时又胆怯后退,幸好有个死心眼的胡显昭。

        他自然是不好意思把实际情况说出来的,于是随便扯了个借口:“你们RNG有这个技术,EDG不一定有,所以还是要再想想……想想。”

        史森明诧异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给职业选手洗标记的第一个例子不就是你们EDG吗?”

        田野一惊,正要继续追问下去:“这是……”

        “哎?”史森明的注意力已经被舞台吸引过去,“那不是你们家AD吗?”

        原来颁奖典礼还设了一个新秀同台的环节,胡显昭和喻文波双双站在聚光灯下,为LPL的新鲜血液来一波噱头。

        两个少年年纪相仿,个头也差不多,别扭地并排站着,表情略带尴尬又不失礼貌。

        “想问一下iboy,今年meiko拿到最佳辅助,你有什么话想对他说。”主持人把话筒对着胡显昭。

        胡显昭接受采访总是神游太虚半天没有反应。主持人觉得冷场,又加了句:“这个问题我去年问过deft,所以今年想问问你。”

        “我希望……”胡显昭站在全场最亮的地方,按理来说台下漆黑一片,他是根本找不到人的,可他偏偏一下就对准了田野所在的位置,嘴角上扬说道:“我希望他永远可爱,永远是最佳辅助。”

        史森明用手肘顶了顶直愣愣的田野,揶揄道:“嘻嘻,我看你家AD还不错嘛。”

 

        “喂,去拿瓶水给我。”田野悠闲地看着比赛视频,指使等待排队的胡显昭。

        胡显昭直接把手边自己喝过的水放在他面前:“喝吧。”

        “你什么意思啊?”

        “一样的。”

        “怎么一样,让你喝口水一样?”田野把自己喝了一半的牛奶放过去,挑衅地扬扬下巴。

        胡显昭不带犹豫地拿起牛奶,直接含住吸管用力吸了一大口咽下。

        “……”于是田野发现自己又输了。

        前台小妹过来发信件,闲不下来边穿梭在队员的位置上,边碎碎念:“今天老板来了啊,把经理召上去了,好像心情很不好,你们认真训练可别惹岔子。”

        其他人听了没什么反应,田野心下却一片寒凉。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训斥了阿布,接下来就要处理他和胡显昭了。

        这段时间,田野也稍微看开了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只能去承担,大不了不再打职业,回去老老实实干些别的,有手有脚总不会饿死。只是……毁了一个梦罢了。

        自从他被挖来打LPL,阿布待他一直很好。这次的事阿布也按照爱德朱的意思做了,只是他不听话。反正他已经决定把事情扛下来,那就不要再让阿布背锅遭罪。

        这么想着,田野摘下耳机起身走出训练室。胡显昭已经进入了游戏,反射性地问道:“你去哪里?”

        “我去哪里用得着和你汇报?”话说得强硬,田野的语气却异常柔和。

 

        田野在办公室外徘徊,几次想靠近又后退。他深吸一口气,上前两步举起手,门缝里传出爱德朱和阿布说话的声音。

        爱德朱的办公室隔音很好,但今天门没有关牢,被风带了带,门缝大了些,田野站在门前轻易地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反向八强,年底饭局我一和他们照面就被冷嘲热讽,我的脸都你们丢尽了!”

        “的确是我们准备不足,让您失望了。”

        “行了,你又要和我说你们是一个团队,出了问题绝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我就问问你,打SKT前,我明明让下路两个人把事办清楚了,队医告诉我的结果可不是这样。”

        “……他们俩年纪还小,自己的想法肯定多一点。其实他们状态都不错,是否标记并不影响他们水平的发挥……当然他们不服从安排的确有错,该罚。”

        “阿布,当年你过来的时候,我许诺过给你足够的自由和权利,也给了大笔钱做你所谓的青训,选拔底层那些没人发掘的苗子。你给我的保证是,他们既有天赋,又听话,绝不会像那些韩国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还奈何不了他们。”

        “……是。”

        “这个胡显昭是你亲自挑出来的,从tga到青训,我听说你可花了不少功夫来培养他。我不想到头来听你说,你根本管不住他。”

        听到这里,田野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他突然很冷,从骨头缝里透出来的冷,冷得他手脚冰凉,牙齿打颤。

        他想起第一次在青训室里见到胡显昭的情形,那个少年其貌不扬,却有一个显眼的ID:def1t。

        那是一个为他而设的选秀场,但其实他根本不会有其他选择。

        阿布早就知道了,他或许不会选履历有多优秀,操作有多出色的胡显昭,但他一定会选deft。

评论 ( 29 )
热度 ( 131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