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10(主昭野,ABO,哇情敌你怎么又来了)

        10.

        回到基地后,胡显昭大病了一场。

        被打催发剂强制发情本来就伤身体,可他既没有抑制剂也没有和田野结合,仅凭后颈那一口临时标记只是饮鸩止渴。比赛需要他高度的集中力,加之ADC又是操作量最大的位置,他已经完全透支了自己。

        他背着大背包拉着行李,一路上没有吭声,刚踏进基地门口,终于扛不住一头栽倒,然后就是三天三夜的昏迷。

        田野知道,和胡显昭阳奉阴违的事迟早败露。他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被卖掉是最好的,要不然去二队……最怕的是被雪藏,慢慢变成一个废人,一辈子也回不到赛场上。

        胡显昭恢复意识那天,田野偷偷跑去看望他。

        他老老实实地裹紧被子躺在宿舍的床上,本来就瘦,好不容易脸上有了点肉,这下又全没了。他看起来很无聊,但没有玩手机,估计连握手机的力气也没有,只得又开始眼神放空直盯天花板。

        “喂。”田野轻轻唤他。

        他眨眨眼睛看清是田野,弯弯嘴角笑了笑。

        “好点了没?”

        “死不了。”多日没有喝水,胡显昭的嗓子干哑,声音都变了。

        田野苦笑道:“可能立马死了算个工伤还能好点。”

        “怎么会。”胡显昭说,“死了就没了。”

        “你说……老板会怎么整我们?”

        “别怕,有我。”说得是理直气壮。

        田野失笑,苦闷的心情竟有了些许缓解:“你?你能做什么?”

 

        胡显昭这场病折腾了一个月时间,直到他好透了,爱德朱也没找他俩“谈话”。这就像一把高悬的刀,摇摇晃晃悬在脑袋上,又迟迟不见落下。

        今晚是2017年度LPL年度颁奖典礼。作为今年吊车尾的十六强,EDG不会讨到什么好名声,但又不得不出席。

        胡显昭第一次被套上笔挺的蓝色西装有些不自在,下意识不停地拉扯领结,好不容易被造型师整理好的领口又弄乱了。

        田野轻车熟路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看到镜子里低头一脸无措的胡显昭,莫名想笑。不知怎么回事,现在胡显昭在他心里就是个搞笑担当,说什么做什么总是能让他心情大好,如果能欺负两下那更是极好的。

        “过来过来。”田野像召唤奈斯一般朝胡显昭勾勾手指。

        胡显昭没有计较,傻乎乎地前走几步,差点同手同脚。田野憋着笑给他把领子顺好,再扭正领结:“得了别动。”

        “有点奇怪。”

        “这叫成功人士懂吗?你真是屌丝命,哈哈哈哈。”

 

        颁奖典礼人很多,也很无聊。这些网瘾少年没多久屁股就坐不住了,闭目养神的直接睡着,喜欢交际的则跑到别队找人八卦去了。

        胡显昭刚打LPL不久,加上他平时打rank也极少与人交流,因此场子里相熟的人很少。他正准备开始放空大法,旁边空着的位置突然有个阴影一屁股坐下来。

        那人似乎在等胡显昭打招呼,可胡显昭压根没转头看他,眼睛直视前方,焦距模糊。

        “咳!”那人猛咳一声,吓到了胡显昭。

        胡显昭这才不慌不忙扭头,上下打量了一遍旁边这人,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脖子上打的是领带。

        胡显昭特别留意了领带,因为感觉领带比领结还要紧,心下暗自庆幸。可人他并不认识,看过之后又移开眼神,没打算说话。

        “喂,胡显昭。”那人语气似有怒意,“你是故意的还是不记得我了?”

        “……”

        那人这下真是急了:“我,喻文波,Jackeylove!”

        “……”胡显昭陷入尴尬的沉默,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回道:“哦……输了以后偷偷跑去哭的那个。”

        “……”喻文波表情凝固。

        “下个赛季我就要上场了,你应该担心自己会被我打哭。”

        “哦。”

        喻文波不爽地盯着视线不在他身上的胡显昭,握紧拳头真想给他来一下子,忽然想到什么,松了拳一把拉过胡显昭的领子,脸埋到他颈窝里使劲嗅了嗅。

        “……”胡显昭没反应过来,呆住了。

        喻文波先行一步放开他,得意地说:“还行,没和你家最佳辅助凑一对儿。”他像高兴得很,指尖敲打大腿。“要对决,就公平地来一次。”

        “……”胡显昭觉得这人有点问题,起身说了句“尿急”直接跑掉。

        喻文波起身要去追,几个电竞媒体不知从哪里跑出来把他团团围住,表示要采访他。

        “我?我有什么好采访的?”喻文波紧了紧西装,主播气质立马回到身上。

        “刚才我们看到你和iboy在聊天,你们很熟吗?”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

        记者们立刻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外界评价都说iboy非常跳,上头容易暴毙,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他?他不跳啊,他很稳。而且比赛打嗨了跳一点不是很正常吗?有天赋的人都爱秀,能秀起来的怎么能算跳呢?”

        “有人说因为他在SKT高地亮狗牌导致队伍被翻盘,喜获十六强,你觉得……”

        喻文波脸色骤变,打断他说道:“首先,十六强不丢人,世界竞技场上什么事都会发生。再者,亮牌是正常行为,不能因为对面是SKT,是韩国人,亮牌都被限制吧?我们口头上说抗韩,难不成心底里早认定自己不行了吗?”

        喻文波顿了顿,对那名记者挤出笑容又接着说:“你觉得对吗?”

        “……”记者一时答不上话。

评论 ( 34 )
热度 ( 134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