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9(主昭野,ABO,虐身虐心)

        9.

        直到晚饭的时候,门才被打开。

        来的人是小铁。房间里仍残留着信息素的味道没有散尽,他进得有些犹豫,步子很轻,生怕看到什么不和谐的尴尬画面。

        幸好,床上躺着的两个人虽然衣衫凌乱,好歹不是裸着的。他们侧身面对面躺着,在窄小的单床上缩成一团,好像这世上只剩他们俩人相依为命。

        小铁的心泛起酸涩,还都只是孩子啊,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残忍。他脱下外套,悄悄上前盖在田野身上。刚触碰到,田野却反射般地坐起来,外套滑落在地。

        田野没有带眼镜,微眯着眼睛神色迷离,含含糊糊问了句:“怎么了?”

        “来叫你们下去吃饭……还是送上来,你们再休息一晚?”

        田野摸到床头柜上的眼镜,戴好,似乎觉得冷了,环抱住自己的胳膊,淡淡说道:“下去吃吧,晚上我们继续参加训练。”

        说完,他扭头看向仍躺着不动的胡显昭。

        胡显昭一直在放空,感受到田野的目光才回过神来望回去,嘴角微微上扬。

 

        有多少人祈祷他们获得胜利,就有多少人在等着看他们失败的笑话。

        对阵C9。

        EDG的女警速推转线体系运用得行云流水,35分钟便取得胜利,终结了三连败。

        对阵AHQ。

        胡显昭一手老鼠从下路打开局面,转线上路和田野2V3直接击杀对面,以绝对优势迅速获得胜利。

        田野将手从鼠标上移开,手心都是汗水。他摘下耳机,不由自主地看向胡显昭。胡显昭扭头对他笑笑,可田野还是看到他额头上密布的汗珠和不甚健康的唇色。

        仅仅依靠临时标记不能完全压制初次发情带来的身体异常,胡显昭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和对比赛的专注来保持状态,因而特别辛苦。

        对阵SKT。

        很久之后,EDG的队员回想起这场失利,都是一句:脑子一片空白。又是大优势被翻盘,再也没有MSI里的奇迹出现。

        田野麻木地起身握手,胡显昭也有些懵了,巨大的体力消耗让他只能扶着桌子站起来。赛场里寂静得吓人,那些闪烁的灯牌一个个落下去,田野后知后觉地想到两个字:完了。

 

        EDG的休息室里,大家闷头收拾物品。爱德朱不在,阿布靠在门板上,布满血丝的眼球一动不动地盯着不起眼的墙角上一只被蛛丝捆死的飞蛾。

        李汭璨低头走向洗手间,右手握拳狠狠锤了两记自己的胸口。

        “你还是这么小孩子气。”一句轻飘飘的话语传来。其实他根本没有带上任何情绪,但别人听来总是透着股王者睥睨的嘲讽,因为他是LOL的传说,李相赫。

        李汭璨听到他的声音,全身紧绷,每一根汗毛都像要竖起来。

        他说:“很久不见,你还是没长大。”

        李汭璨慢慢将故意错开的视线投向他。这么多年来,李汭璨对他永远抹不掉浓浓的敬意,也按捺不住胸口的悸动。

        “前辈,好久不见。”等了半天,李汭璨只有这一句。

        多生疏的客套话。

        李相赫一直没有想明白,李汭璨为什么要走。

        当时SKT给他准备了两个后补,当他第一眼看到16岁的李汭璨,他就知道又一颗中单新星升起。他不善交际,但他喜欢幼小的动物,因而也对幼小的人类更有爱心。

        他没有限制过李汭璨上场,可他是SKT的主心骨,他需要打硬仗需要去carry。别人都说和他在一起能学到很多,和他做队友可以轻易触碰梦寐以求的冠军奖杯,只有他不是俱乐部的傀儡而是SKT的王。

        可那个口口声声喊他前辈跟在后面的小尾巴突然有一天就去和教练说,想离开这里,到中国去。

        “祝贺的话不必说了,我听得太多。”

        李相赫在说事实,但事实残忍得像一把尖刀刺向李汭璨的心脏。

        李汭璨笑笑:“那就祝您永远听不到安慰的话。”

        他缩着肩膀要从李相赫的身侧走过,李相赫只是微抬手臂就挡住了他的路:“在中国你找到你想要的胜利了吗?我听说那边的选手并不太舒服,你一个omega不会被强迫做什么事情吗?”

        “前辈。”李汭璨冷冷道,“有没有人和你说过,跟你做对手比做队友好多了。”

        “哦?”李相赫侧目。

        “因为能看到你倒下的模样,实在是太美妙了。”

————————

我写壳多会被敲死吗?O(∩_∩)O

评论 ( 22 )
热度 ( 137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