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8 (昭野,ABO)

        8.

        世界赛之于EDG,是一尊心魔。

        他们无数次走到它面前,又无数次被狼狈地击倒。它是俱乐部的坎,也是历任EDG队员心头的伤。

        第一轮循环赛,EDG全败。

        虽然和SKT一组,可每个人赛前都觉得他们是LPL的第一种子,怎么也能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线。可事实上是,这个概率已经小得可怕。

 

        队员情绪低落,都在回想自己不足的地方。田野慌乱地咬着指头,刚刚修好的指甲又坑坑洼洼一片。

        SKT那场大优势被翻,他要背大锅。他知道这些失误瞒不过教练和分析师,瞒不过阿布和爱德朱。强烈的不安让他的心一直乱跳无法平静,如坐针毡。

        小铁把胡显昭叫了出去,一直没有回来。

        田野更加忐忑,估计了谈话结束的时间,立刻发条微信给胡显昭。但胡显昭没有回复。他实在没法集中注意力,索性扔下鼠标,跑出临时训练室,向俱乐部的管理人员所在的地方靠近。

        阿布站在电梯厅里,脸朝向整层楼唯一可以推开的上悬窗看向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田野快走几步上去,小声说道:“布神……小昭没来训练,出什么事了?”

        阿布转脸看他,表情平淡,只是眼睛里布满血丝。“应该没什么事。田野……老板要见你,你先回房间换件衣服。”

        田野低头打量自己的T恤牛仔裤:“这样不行?以前都是这样的。”

        “正式一点,去吧。”阿布摁下电梯,“我也回去换衣服,送你一程。”

        一路无话。

        酒店走道铺了地毯,走起来没有一点声音。田野和阿布一前一后,他的心又开始莫名地狂跳。

        掏出房卡打开门,田野下意识回头看了眼阿布。阿布背着灯光,面目模糊,只在重复:“去吧。”

        田野推门而入,刚走几步骤然觉得不对。房间里飘荡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像清晨刚浇了水的泥土的味道,可非常浓烈。

        胡显昭赤脚伏在床上,上衣已经脱掉了,蜷成一团颤抖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折磨,粗重的呼吸声甚至盖过空调口的风声。

        田野急忙往后退逃向门口,门已经关上了,“咔哒”一声直接从外面被反锁上。他疯狂地拍门,大喊:“开门!开门!”

        可LPL的队伍包下了这层楼,此时又正是训练的时候,哪里有人经过听到他的呼喊。

        田野拍门的力量渐渐减弱,他绝望地垂下手臂。心脏异常强烈的跳动,身体在胡显昭散发的气味下开始发热。没有标记过的A和O会受对方信息素的干扰强制发情,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慢慢向胡显昭走过去。

        胡显昭仍是一副少年体格,很瘦,但大臂和胸脯都有明显的肌肉线条,等待成长。皮肤下的血管异常突起,湿粘的汗液布满全身,积聚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胡显昭年纪还小,不可能毫无征兆地突然进入发情期,大概率是被人打了催发剂。

        还有谁能做这样的事,田野已经不用去想了。他其实早已隐约有这个猜想,三连败,爱德朱必定想尽方法在短时间内提高队伍能力以期在下一个循环赛里拿下全胜,抢下进入八强的机会。他和胡显昭,就是最好的捷径。

        田野已经走到床边缓缓坐下。胡显昭单手支起身体,大口喘气看向田野。他的刘海留长了,低头遮住半边眼睛。他的眼睛不大,可在集中注意时特别的明亮,像藏在黑暗中时刻准备狩猎的豹子,决绝而狠厉。

        田野取下眼镜,挤上床平躺好,似笑非笑地说道:“反正总是躲不过的,这就是我选择的路。只是另一种训练的形式,没有什么了不起。”

        可当胡显昭的手抚上他的胳膊时,他一阵猛烈的颤抖,从上到下从内到外的悲怆。他脑中的弦绷断了,开始哭喊着反抗。处于发情期的胡显昭力气大了许多,强硬地制止住他的挣扎将他一把搂进怀里,脑袋蹭到他的后颈上,鼻尖顶着他略微突起的腺体。

        “不要!不要……”田野挣扎得更厉害。

        胡显昭贴得很紧,吃力地说道:“你别动……”

        他对准腺体一口咬上去,牙齿刺破皮肤,两股信息素一下爆发,弥漫了整个房间。

        田野整个人都瘫软了,不知过了多久,胡显昭才放开他,自己一翻身四肢大敞着平躺,平复呼吸。

        田野摸向自己后颈,还有一丝血迹,可伤口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一个牙印状的伤痕。

        “这是……”

        临时标记。没有经由结合的单纯标记,它能让AO之间产生类似标记后的气味,但没有真正标记后心神一体的默契链接。

        “我无敌了。”胡显昭突然说道。他的发情被临时标记控制住了,又恢复到往常的模样。

        “你这样……他们肯定会发现的。”

        “能赢就行。”胡显昭满不在乎地回道,“上次你说得不对。”

        “什么?”田野摸不着头脑。

        “就前几天晚上你自言自语的时候。”

        原来他没有睡着。

        胡显昭鲤鱼打挺盘腿坐起来,认真地看着田野说道:“如果不是抱着一辈子在一起的想法在一起,那从一开始就不要在一起。”


评论 ( 24 )
热度 ( 151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