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来治病的 十五(全员向主钤光,神仙下凡大乱斗,OOC)

要看争流的等等,我心态崩了,改大纲改得更虐一点方能解我心头之恨ORZ

——————————       

         十五、我也不知道总觉得要虐

        “这个不喜欢,那个没兴趣。今天胸口闷,明天没睡好。”执明下巴压在桌案上,无趣地摆弄桌上的玉石古玩。

        “我看阿离的心就是石头做的,怎么也捂不热。”执明唉声叹气,“宝鉴里不是说这类冷冰冰的人儿就需要一颗火热的心把他融化了,然后就干柴烈火如胶似漆水乳交融鱼水之欢……”

        莫澜受不得越来越露骨的成语攻击,忙上前说道:“这绝对不是帝君的问题,只是慕容上仙性子有些奇怪,小仙觉得……他可能只对折腾朱雀仙君感兴趣。”

        “本座也没拦着他去找麻烦,可也没见他给本座好脸色看。”

        “只是纵容存在感还是低,帝君可以主动帮助慕容上仙,比如……攻打天璇,把天璇灭了那上仙必定是欣喜若狂!”莫澜觉得自己似乎摸到了诀窍美滋滋地邀功道。

        “哦?”执明兴趣盎然,直起身朝莫澜说道:“把天璇灭了,让阿离高兴起来?”

        “是啊是啊,人间不是有个烽火戏诸侯博美人一笑,小仙觉得十分可行!”

        执明脸色一变,抽了莫澜脑袋一记:“你脑子长包吗?小朱雀有多记仇你知道吗?本座去惹他,本座是屁股凉了找烧!”

        想起千年前为了给朱雀擦屁股折腾了近百年,执明头都大了。但莫澜的话未必不是一种思路,虽然不能以他的名义出手捣乱,但……

        司命星君不是有个御用反派角色吗?

 

        这已经是第五盘棋。

        太傅暗暗捶了捶自己麻木的大腿,又偷偷打量眼前敛眉沉思的慕容离,开始觉得能回家养老才是真幸福。

        “太傅……”慕容离看着棋盘,“这一子似乎不妥。”

        太傅眼珠子一转,弃子归娄,沉重地叹息:“唉,老了,让慕容先生陪我这个老东西下棋枯耗春光,连王上的邀约都推脱了,真是罪过!”

        “我倒觉得,和太傅下棋,平心静气,最是修身养性。”

        “你的意思是和王上在一起心口乱跳,乱性伤身?”太傅像嗅到八卦一样快速反问。

        慕容离被他曲解了意思也不辩解,轻声到:“王上赤子心性,本应潇洒自在,实不该浪费在我身上,徒增烦恼。”

        “人生在世,难得情深。王上品貌俱佳,坐拥一国财富,对你又是全心全意。慕容先生就算对他尚未滋生恋慕,试着接受,徐徐图之也是可行的。为何拒人千里不留退路呢?”

        慕容离拿起手边的箫轻轻抚摸:“太傅见识广博,当知世事无常,命如浮游。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情感之事,如流星一现,既然注定分离,何必团聚?”

        慕容离抱着那支箫整个人陷入悲怆之中。太傅深深望着他,似乎摸到了他的症结所在,想及自身也是悲从中来:“吾妻早逝,庭植枇杷亭亭如盖,不见故人。很多人为我拉过续弦,可总没有当年的感觉了……”

        “太傅……节哀。”慕容离劝道。

        “我老了,没有时间忘记他。可你的人生还很长,如果能抛却前尘故念,还是怜取眼前人。”

 

        仆侍将烛火拨亮些许,蹇宾看着眼前的卦象,太阳穴又是一阵突然的疼痛。他握拳使劲揉了几下却丝毫没有好转。

        近来卜卦总是零散不全,似是天数骤变不可窥见。

        他开始莫名的头疼,瞧了宫内的医丞也瞧不出个所以然。这几日更是有些许幻象滋生,虽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但里面隐藏着巨大悲愤令他感同身受。

        “王上累了就先去休息。”蹇宾头疼之后,齐之侃一反常态日日护在他身侧,生怕有人趁此机会偷袭。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蹇宾虚弱地笑笑,道:“本王是想休息了,小齐扶本王回寑殿去吧。”

        扶到床榻,齐之侃正要离去。蹇宾张开双臂,理所应当道:“本王没有力气,小齐为本王宽衣吧。”

        “这……”齐之侃四下张望寻找仆侍。

        “别人,本王可是不放心的。”

        齐之侃只得硬着头皮为他宽衣。君王服饰繁琐,一层层剥开,就像剥笋子一样,没多久就露出蹇宾劲瘦的腰肢和……圆润的臀部。

        齐之侃觉得自己有点问题,自从那次无意摸了下王上的玉臀,竟是日日回想,有种……得而复失的满足?

        蹇宾伸手摸上齐之侃的衣襟:“小齐为本王宽衣,本王也投桃报李可好?”

        齐之侃急忙退开,低下头:“末将剑甲不离才可护卫王上。”

        蹇宾撇撇嘴:“那小齐的意思是今夜要一直陪在本王身边咯?”

        “……是。”

 

        陵光在反思,他自以为读遍司命星君的话本已将套路掌握得淋漓尽致,可事实上,这次司命星君的剧本似乎一改往日傻白甜的风格,有点向狗血大虐的方向发展。

        唉。

        都怪慕容离气量小挑衅本仙!

        都怪司命垂涎本仙美貌找来这破差事!

        都怪花痴智障公主胡乱抢戏!

        都怪……都怪我口不择言,把公孙钤气跑了……

        陵光情绪低落地刨宫苑里梅树下的泥土。他延续了在天庭养成的习惯,收集梅子酿酒。又因身为天璇王,整个宫里没人敢动他的东西,于是在几乎每棵梅树下都埋了几坛酒。

        这颗树下埋的是他最得意的一批,算来已藏有十年之久。他不让宫人来弄,就怕一不小心挖坏了心头宝。

        再过两日就是公孙钤的生辰,陵光想着能送一上坛美酒好好赔礼道歉。

        唉。

        公孙钤每天板着脸上朝,眼睛再也没有看上来,本仙穿再好看的衣服也没人欣赏了。

        “还是靠你吧!”陵光抱着巨大的酒坛子歪歪扭扭地走回寝宫,“也不求他酒后乱性突然勇猛,能和本仙多说几句话就行了。”

 

        司命星君一脚踢开各个洞府寄来的投诉文牒。近来剧情紊乱,观众们觉得水准大降,纷纷写信投诉。

        他也委屈啊,他委屈和谁说去啊!这些演员哪个不是位高权重,动动手指翻云覆雨,根本完全无视剧本!

        “星君,刚才玄武帝君传来口讯。”小童向他行礼。

        “又怎么了!”司命崩溃。

        “帝君请您加个反派角色……”

        “加加加!加得我头都秃了,还反派!反派个……”司命顿住,计上心头。这些祖宗既然好好的剧本不走,那就别怪我巨巨出手,哼。

        “准备飞鹤座驾,我要去见扫把星。”

评论 ( 14 )
热度 ( 74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