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5 (主昭野,ABO,贵圈真乱)

        5.

        第二天结束训练后,队医把田野带到医务室,交给他一小盒药剂,并嘱咐他服用的剂量:首次发情服用三剂,以后每月一剂。

        田野迫不及待跑回宿舍,揭开密封条,盒子里整整齐齐码着五支小拇指大小的深蓝色药瓶。

        抑制剂是种奢侈品。平常人就算有余钱,能买到的只是低品质的制品,只有在财阀经营的地方,才能提供最高品质、副作用最小的抑制剂。

        他掰开三支,仰头一齐喝下去。腥甜的味道,有点像勾了葡萄糖的血液。

        首次服用剂量是平时的三倍,因而副作用来得非常明显。当晚田野就发起高烧,不停地陷入梦魇又惊醒。直到次日中午到了起床时间,他都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浑身浸泡在汗水里,连移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李汭璨轻车熟路地给他请了假,他又直挺挺躺在床上直到太阳落山。

        他看着阳光从帘子的缝隙中慢慢暗淡消失,身体突然无比轻松,像片羽毛一般飘在空中,随着风向左右摇摆,无拘无束。又猛的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拽住,狠狠往下拉,重重撞在地面上。

        他感到自己的魂魄像遭遇了惯性,有那么一瞬间脱离躯体,然后又慢慢落回去。

        田野坐起身,所有的疲惫和虚弱都不见了,他从未感到自己的精神如此清明,体力如此充沛。

        吃下三大碗饭好好喂饱了自己,田野回到训练室。他手中的鼠标似乎变得灵敏了,注意力也更为专注。

        原来,发情期到了,也并不完全是坏事。

        只是后来几天,他的桌上开始出现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核桃仁、红枣、桂圆、鸡蛋,连外卖都莫名其妙多了碗鸡汤。

        “胡显昭。”田野黑着脸指着那碗鸡汤,“你什么意思?”

        胡显昭理所应当答道:“就给你补一补啊。”

        “你虚。”他又加上一句。

        “呵呵。”田野在崩溃的边缘徘徊,“你他妈当我是在坐月子呢?”

        “网上说你这种情况就是要好好补身体,不信你百度一下。”他说着真的开始点开百度搜索。

        田野被他气笑了:“百度还说吃口水能增强免疫力呢,你怎么不往里面吐两口?”

        “……”胡显昭迷之沉默。

        “……”田野扭头看着鸡汤,褐色汤汁看起来口感不错,还热乎着,飘出阵阵肉香。

        呕……

 

        刘世宇又拉着田野在网上扯淡,见面就是一句:“忘记恭喜你新婚快乐。”

        “哥un!”田野立马招呼回去。

        “哎呀,真凶。”

        “你今天很闲?上次你说想把妹妹送出国念书,钱攒够了?”

        “算了算了,她年纪太小,出去自己照顾不了自己,等大一点……好吧,钱不够。”

        “……还想说要不要借你点。”

        “心领了,无底洞。大家钱来得都不容易,我不能拿你卖身钱。”

        “……你想死?”

        “我看了你们新AD那场,还行,不会让你难受。”

          田野想起胡显昭一直喊着“Q闪”要去点人的样子,无奈说道:“疯狗一条……”

        “你在暗示谁?”

        “呸!话说你家下路今年也很猛啊,求放过。”

        “哦……唉……小狗不愿意和小明标记啊。上面施压,小狗地位高,别人动不得他,只好摁着小明去爬床,小可怜……”

        “这事还有A不愿意的?亏的又不是他。”田野心中一堵。

        “你这说法怨气略大啊!”刘世宇那边写写删删,好一会才接上下一句:“大概是……嫌弃二手?”

        “什么意思?”田野忽然想起那个匿名帖子里说到洗标记的事情,急忙追问:“你家辅助以前……”

        “啊,是啊,他家AD不是去打野了?难得一个O辅,我们老板怎么可能放着浪费。”

        田野沉默了。

        刘世宇自顾自说道:“小明这么可爱,不如给我算了,野辅联动也很强啊,怎么这些老板只看见下路呢?”

        “算啦吧,你这个B。”

        “丽安娜你为什么骂人。”

        “我说事实。”

        “彳亍口巴。”

        田野点开秘密贴吧,找到自己帖子下那个匿名的ID,反反复复看了很久,又放下手机,放空视线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手机即将进入自动熄屏的一瞬间,他又拿起手机,向匿名ID发出私聊:“在吗?”

        可是等了很久,那个ID并没有回复。

评论 ( 13 )
热度 ( 124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