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4 (昭野,ABO,虐身虐心)

想看昭野希的不要着急嘛,先让正主发展发展感情不是

我还有水壶没掏出来呢,你们怕不怕

——————

        4.

        田野平复情绪,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喂,老妈。”

        电话那头,妈妈温柔的声音响起:“喂,小野。”

        “干嘛了?我刚才训练呢。”

        “你最近过得好不好,累吗?饭吃饱没?”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隔壁老王的儿子前段时间不是去你们那些队里面训练了吗?前两天回来了,说受不了,太苦了。”

        电话那头突然静下来,一会才又接上:“小野,如果太辛苦了你就回来吧,家里虽然给不了你很好的东西,但饭一定吃得上的……”

        田野的眼眶一下就湿润了,热气上涌顶在喉头,又干又涩。

        他想起上学的时候妈妈下了班就给他做饭,自己来不得吃又忙着给人打包发货。直到饭菜都冰凉了,她才把碟子里剩下的菜和进饭里,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对于妈妈而言,饭菜只是吃饱,和味道没有关系。

        那一年,他已经决定要去打职业,扎进网吧里吃睡,几天几夜没回家,手机也早就没电了。

        妈妈提着饭盒找遍了周围的网吧,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他,将热腾腾地饭菜递到他的面前,没有埋怨,只是笑着说:“吃吧,小野。”

        田野沉默了很久。

        妈妈急忙问:“小野,喂?小野在吗?”

        “我很好。”田野终于冲破喉咙里那一团酸涩答道,“我不回去,我在这里很好。”

 

        田野决定向阿布求助。

        他开门见山地提出需要抑制剂来缓解自己发情期的身体异常,希望阿布能向老板求个情。

        阿布并不意外,他把身体陷在转椅中,慢悠悠说道:“这件事,我早就和老板说过了。”

        “那老板的意思……”田野紧张地问。

        “老板本来的意思是给胡显昭来点药,促进他的发情期提前。”

        田野咽了口唾沫:“现在的意思呢?”

        “我说,田野是目前LPL的第一辅助,随便绑一个AD就毁了。”阿布笑了笑,“小昭还没正式打过比赛,先看看他们俩在没有标记的情况下能做到什么程度,再决定这个标记值不值得。”

        “布神英明!”田野恨不得冲过去亲他一口。

        “自然进入发情期再做标记本来就更合适些,但能不能拖到那个时候,只能靠你们自己的表现。”阿布认真的看着田野,“就算为了你自己,也该好好地关注你的AD,带着他一起前进。”

 

        胡显昭第一次登场,他选择了LGD。

        其实当时很多人不看好他,一个新兵的处女秀放着相对弱势的IM下路不打,偏要和imp+PYL对线,不是自信而是上头。不过幸好EDG输得起,这一分送出去能看看新AD的成色也不错。

        田野曾建议过他选IM:“不论你对自己的实力多么自信,在赛场上的心态和平时是两回事,何况这是你第一次打LPL。”

        胡显昭回了他一句:“知道了。”没想到转头和Nofe说要打LGD。

        就像阿布说的,现在田野的命运已经和胡显昭连在一起,田野看他阳奉阴违的模样也有些恼了,不想再多理他。

        直到游戏开始,一直没吭声的胡显昭突然在麦里说:“靠你了野仔。”

        田野怒极反笑:“你在说什么啊,天才AD的首秀难道还要靠一个没有话语权的辅助吗?”

        李汭璨忙中断节奏,大喊了一句:“兄弟们加油!”

        陈宇浩也急着打哈哈:“加油加油!”

        明凯则淡定得多:“行了。”

 

        这一场EDG赢了,胡显昭拿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MVP。

        卡莉斯塔那一波跟进闪现追杀三人让田野有一瞬间的恍惚。虽然他和胡显昭打过训练赛,胡显昭表现的打法也是激进凶猛,但只有在赛场的时候,田野才有了确切的感觉。

        胡显昭真的很像那个人。

        他说:“iko,我把我所知道的都教给了你,以后要靠你自己走了。”

        说得好像……好像他已经用这样的方式结清了两年来田野对他付出的感情,从此两不相欠,各自安好。

        “奈斯!奈斯!”

        水晶爆炸,胜利的画面浮现。田野松了口气,他已经很久没有打得这么紧张,害怕AD出差错,害怕自己一时不慎补不上AD的差错。

        他输不起了。

        田野微微一笑,鬼使神差说了句:“昭皇那波很猛。”

        “昭皇?什么意思啊。”胡显昭笑弯了眼睛转向田野。

        这个人,无论田野平时对他多么无理取闹甚至冷言冷语,他好像都不会生气。

        你训斥他,他听着却不吭声;你嘲讽他,他回你一个无辜的眼神;你不看他,他就用视线追寻着你,被逮到的时候若无其事地笑一笑,把头扭到另一边。

        田野慵懒地望着他,挑了挑眉,说:“夸你也不行。”语气有点傲娇。

        胡显昭正喝着水,动作顿了顿,差点呛着,只能含着水“呜呜”地回应。

评论 ( 12 )
热度 ( 127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