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 2(昭野,ABO,虐身虐心,我乃虐王)

        过渡章,大家先和圣枪哥喝一杯!

      《消愁》不是这个时期的歌,借来用用    

       设定看第一集

       01

      ————————————

         2.

        田野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梦里,漆黑一片,他光着身子站在唯一一缕灯光下。旁边围着很多人,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指着他身上的每个部位肆意评论。

        啊,皮肤真好,又白又滑。

        瘦了些,估计手感不怎么好。

        让他用哪种姿势交合可以提升标记的等级呢?

        多搞几次不就行了!

        哈哈哈,多搞几个人也可以嘛。

        嘻嘻嘻嘻……

 

        闹铃大作,田野猛地睁开眼,坐起身体,扶住沉重的头。

        第一次如此感激闹铃。

        同屋的李汭璨已经起床穿衣,见田野醒了,有些八卦地走到床边问道:“哎,昨天没来得及问你,你去青训挑AD了?”

        “干嘛,你想去挑一个。”田野起床气仍在。

        “我肯定不用,我是C位,一向孤独carry。而且我是韩国人,你们中国的尚方宝剑不能斩我韩国的人。”

        田野没好气道:“孤儿。”

        李汭璨还想哔哔,突然竖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小声喊:“不好,内务检查!”

        EDG对队员的各个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整理内务经常有突然袭击,被抓到了是真刀真枪的罚工资。

        每个队员每天在训练室至少待上12个小时,所以绝大数日常用品都放置在那里,宿舍都是些私人物品,比如小黄漫之类的玩意儿,也被列为禁品。

        俩人默契地闭嘴,用比赛的手速把能藏的藏起来。

        田野从床和墙的夹缝里摸出一个相框,上面两个少年勾肩搭背笑得很是开心,下边用大红记号笔签着两个名:deft&meiko。

 

        他在金赫奎离开后一度情绪低落,甚至影响了游戏状态,他选择找明凯开解心结。

        明凯听了他断断续续地叙述,一改往日队里心灵导师的温和形态,冷冷一笑:“所以,你以为找到了一个白天一起训练晚上一起上床的ADC,后来发现自己被抛弃了?”

        田野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嘲弄,委屈地反驳道:“你什么都不懂!”

        “我当然不懂你们A和O之间想用标记来取代训练,还口口声声把它称为找到真爱的行为。”明凯丝毫不退步,看着田野好像在看笑话,一个他多年前看了一次又再度重现的笑话。

 

        田野扬手把相框扔进了垃圾桶。

        李汭璨往垃圾桶里塞东西的时候看到了相框,举起来问道:“这个……不要了?”

        “不要了。”

        “其实吧……”李汭璨吞吞吐吐,“他经常问起你,问你好不好。”

        田野没有理他,继续收拾东西。李汭璨叹了口气,把相框投回垃圾桶。

 

        晚上十点半,田野打完训练赛之后刚想回训练室rank两把,点开手机刚好收到李炫君的微信。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这小子又来约酒。田野酒量不佳,一向能推就推,今天烦得很,就想喝上一杯。

        “哪里?”

        “还有哪里,老地方。”

        李炫君喜欢那种简陋的大排档,连棚子也没有,穿着大裤衩白背心幕天席地坐个小马扎。俩人先点了满满一桌的烧烤,上了件啤酒,各自默默地先吃一轮。

        “听说,你去选妃了。”

        “就你八卦。”

        “圈子这么点大,这种爆炸新闻肯定是头条啊。”

        田野狠狠咬了口鸭心,不吭声。

        “那小子……怎么被你选上的?以前也没听到过风声。”

        “年纪小。”田野又抓了一串肥牛,吃得满嘴流油,“离他发情还有一段时间。缓兵之计,懂不懂?”

        “就这样?没有点别的什么原因了?”李炫君怀疑道,田野沉迷于鸡翅,不再理他。

        李炫君从盛着冰块的泡沫箱子里捞出一瓶蓝带,上牙咬开,“呸”地吐掉瓶盖。

        “唉,还不如当年让你嫁进snake,老哥我来罩你。”

        “呵呵。小心江左雾郎安排你。”

        “雾郎又不是姬郎,苟就木事了。”李炫君知道田野不爱喝酒,自己倒了一杯仰头干了,“姬郎是业界楷模,外面人他不懂。”

        田野似乎终于告一段落,摸肚子打了个饱嗝:“雾郎三顾茅庐请来韩国天才ADC,夏季赛手下留情啊老哥。”

        “唉,还是韩国佬好,老板们碍着跨国合作的脸面,对他们总不会为所欲为。”李炫君看着空盘子,谋划着怎么骗田野买单,“EDG也好,醒来又是一场胜利。当年如果你不是去了EDG,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炫君了解田野,所以这顿酒就是为了宽慰他摆的。

        田野心里透亮,谁不知道呢,站在冠军台上的是EDG.meiko。他将黄色液体注入自己杯中,厚厚的一层白沫扑腾地窜出来。他举杯碰了碰李炫君手中的空杯,说道:“喝,那啥,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李炫君满杯,再碰了回去:“不对,是一杯敬联盟,一杯敬自由。”

        自由……

        田野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杯中苦酒,饮者自知。

————————

评论 ( 7 )
热度 ( 109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