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记 10 (昭野/驼妹)

哎呀,好久不写了,好多梗都忘了

时间线进行艺术加工

——————

        22.

        日子总是过得飞快,每天训练打Rank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已经变成田野的本能。有时候恍恍惚惚中,他会有片刻失神,怀疑自己深陷一个梦中,某天睁开眼,这么多年的记忆只是短短几秒的梦境。

        聚完餐,一一拥抱,慢慢向前几步,停住,目送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

        陈宇浩走了,赵志铭也走了。田野笑着送走他们,心底……其实心底也很平静。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对离别早有免疫。

        有人说因为这个时代的互联网使人的距离变得无限短,因而没有了真正的分离,但田野觉得,当彼此的生活不再有交集,心就会别理,无论微信电话QQ,到最后只是沦为客套的寒暄。

        田野扭头看向胡显昭的屏幕。胡显昭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地打Rank,饭他吃了,话他说了,但就像那些骂他的人,赞他的话,从来都不会停留在他心里。

        “喂,昭皇。”

        “干嘛?”

        “你可得努力啊,指不定哪天老板觉得你捞了就直接让人把你换下来,再卖到非洲去。”

        “你还比我老。”

        田野被气笑了:“行吧行吧,请昭皇登基。”

        胡显昭没有再回话,专心滑他的滑板鞋去了。田野戴上耳机看了会视频,实在看不下去,一拍胡显昭的椅子:“喂,一起买酸奶。”

        胡显昭笑笑没有动的意思。

        田野抓狂:“求求你陪我去买酸奶行不行?”

        “外面很冷。”

        “你穿衣服啊。”

        “你不穿吗?”胡显昭抬抬下巴,示意他穿上外套。等田野慢吞吞穿好大衣,胡显昭鼠标一扔把衣服利落地披上:“走吧。”

        今天确实冷得可怕,零度的夜晚街上的人很少。田野把兜帽戴起来,闭眼扬起脸朝向天空,缓解自己后颈的酸软。突然一点点冰凉的颗粒落在脸上,他诧异地睁开眼,透过刺眼的路灯看到夜幕中飞舞着莹白的雪花。

        下雪了,今年冬天上海的第一场雪。

        “啊,下雪了。”田野伸手探向一直下坠的雪花。刺骨的寒风里,他又恍惚起来,脑子里一幕幕像走马灯一样略过。

        老爸第一次听说他要去打职业的时候,铁青着脸说:“玩这些东西能玩出花来?能吃饱饭能穿暖衣?”

        “可我除了玩游戏也没什么想做的。”

        家里毕竟困不住他,后来,他开始在电竞圈站稳脚跟,电竞圈又在新的职业浪潮中站稳脚跟,邻居阿姨不再见了他妈就叹气,反而绕着弯子打听怎么把自己儿子送进职业队。

        胡显昭嫌弃地“呸呸”两下吐出化在他唇上的雪水。田野看着他就像看到三年前的自己,无拘无束,自信狂妄,于是田野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时的他需要一个严厉的引路人,需要遭受轻视和打击也绝不认输的磨砺,也需要离家少年缺失的关怀与温暖。

        “胡显昭,如果你不打职业的话会去做什么?”

        “不打职业的话……上学啊,考大学考博士。”

        “呵呵。”

        “干嘛,我成绩蛮好的。”

        “行吧。”田野把手插回兜里,跑到路中间,“快,趁着没车给我拍张照。”

        胡显昭摸出手机,直接点到视频录制。

        “哎,有单车,你别动,小心,你别动!”田野操心地不断提醒。

        胡显昭觉得,田野像个鸡蛋。壳看起来很硬,其实只要泡在温水里,一会儿就煮熟了。熟了的鸡蛋壳看起来还是很厚,但只要轻轻剥去,便露出光滑软弹的蛋白,没有瑕疵的,引人犯罪的。

        胡显昭舔舔嘴角,嗯,田野睡出来的皮肤和鸡蛋也蛮像的。

        “别靠这么近呀!”田野小声埋怨,余光瞥到胡显昭的屏幕,想把手机抢过来。胡显昭灵活的转身一护,蛇皮走位保住了自己的手机。

        “你又搞我!”

        “私人收藏,绝不外传。”

        “呵呵,你就气我吧,气死我你就开心了。”田野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胡显昭悄咪咪回到他的身旁,手臂抵着手臂,低声说:“你放心,我不会走的。”

 

        名为买酸奶,实为赏雪扯淡瞎混的行程耗费了一个多小时,俩人跑进温暖的基地,像狗一样浑身哆嗦了好一会儿。

        推开训练室的大门,一群人围在李汭璨的座位边,听到动静纷纷回过头,阿布先声夺人:“去哪了,这么久,旷工?”

        田野没理阿布,因为他看到许元硕正在给他摇手打招呼。

        “咦?你怎么来了?”田野过去锤了一下许元硕的肩膀,心“咯噔”一下,如果许元硕来了,那他呢?

        田野走向自己的位置——靠墙那端。那把转椅慢慢转过来,熟悉的脸熟悉的坐姿,他笑着说:“回来了,欢迎回来。”

        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而是一直等着田野回来。


评论 ( 5 )
热度 ( 77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