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五十九(ABO,虐身虐心,发车了)

        印调100撒花怒更,本子进入筹备阶段了,希望能早点面世

        结婚后觉得车开得越来越黄*暴,不够美感

————————————

        大营帐外,阿九径直跪在公孙钤脚边。

        那士兵方才并未反应过来,伍长听王上的贴身侍者说有事要办,就把他差遣过来,谁知进了王上的营帐,还见着了……士兵咽了口唾沫,惊慌地也随之跪下。

        “公孙大人,是奴婢自作主张……不是王上……”

        “你唤何名?”公孙钤朝士兵问道。

        “……”士兵结结巴巴,半晌才回道:“小人秦文。”

        “好,我记下了。如果我听到任何有关王上的闲言碎语,这世上就不会再有一个叫秦文的人。”

        秦文大腿一软,整个人瘫在地上,身体打着摆子,不久一股尿骚味散开。

        阿九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又看向上方面色冷峻的公孙钤,赝品果然只能是赝品。

        “回去吧。”公孙钤又道。

        秦文连连磕头,挣扎着要站起来,试了几次腿却如何也使不上劲。他又生怕这位大人反悔,顾不得难看,直接四肢并用如禽兽般爬走。

        阿九扯住公孙钤的下摆,哀求道:“大人,求您救救王上。这么多年,王上没找过别人,每到日子就只能一个人苦熬过去。”

        公孙钤愣了愣,回味着阿九的话,有些难以置信。

        “他身子早就不好了,之前折了小王子医丞都说药石罔顾……前线艰苦,他本就吃不消,今夜又遇敌袭,奴婢实在也是没办法……”阿九连连磕头,额头血红一片,“一切皆是奴婢自作主张,可奴婢实在是担心王上撑不下去……”

        “……”公孙钤转头看向帐内的火光。

 

        陵光四肢大敞,连蜷起自己的力气也没有了,刚刚的精气神如同回光返照般昙花一现。

        真是难看啊。

        体内冷热相激,说不出哪里疼痛,但稍微动一动浑身便如针刺。更令他沮丧的是,自己又在公孙钤面前露出丑态。他处心积虑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公孙钤,偏偏屡次事与愿违。

        真的好累啊。

        无论怎么努力,那八十条人命的鸿沟永远跨不过去,大概不可能得到他的原谅,更不配再拥有他的爱。

        热意蔓到眼眶,泪水无声地滑落,浸泡着一双色泽浅淡的眼眸。周围的光线突然暗下来,一个人影走向榻边,投落大片的阴影。陵光警惕地缩紧肌肉,摸向枕下的短剑,待触到那冰凉的剑鞘却发觉根本无法握紧。

        一只宽厚的手掌按住他枕下的手,低沉的声音轻语:“是臣。”

        陵光的手被牵引着离开剑鞘,回过头,背光处只看到一具挺拔的轮廓。公孙钤膝盖抵着榻,蹬掉鞋履,翻身虚覆在他的上方。

        “放松。”公孙钤握上他紧绷的肩膀。

        那声音稳重又温和,像初春冰雪消融时流过的溪水,轻抚他焦虑痛苦、脆弱不堪的神经。他如释重负地卸下最后的力道,软绵绵地铺在榻上。

   

        车车走起


        待到陵光昏昏沉沉地醒来,辨不清是黑夜白天,也不知今夕何夕,下意识要起身,复又重重砸回榻上。公孙钤走近他,只听他喃喃道:“战事……战事如何了……”

        “很快就会结束。”公孙钤回道,陵光闻言安静下来,可见公孙钤说完要走,连忙又拉住他的衣袖。

        “夫君……”

        “臣去去就回。”公孙钤言语温柔,说罢还轻轻拍了拍陵光的手背以示抚慰。陵光仍不罢休,抬头直直望进他的眼中,沉寂如水却是无比令人安心。

        “好。”


评论 ( 34 )
热度 ( 210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