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四十八 (ABO,虐身虐心,过渡章)

        最近好几个人在超话求虐文,居然没人推我还君

        没想到我这大虐文居然这么没有牌面!   

————————————

        公孙钤是个守信诺之人,因而答应了陵思,便是每三日就进宫一次。

        陵思的小心思显然不仅仅是为了见父亲,每次都有千百种借口将公孙钤引到陵光面前,而后又以课业为由离开,留两人独处。

        公孙钤来的大多数时候,陵光都在批阅奏折。

        身为一个勤勉的君王,所要处理的政务超人想象,终日不在朝堂上听政便在御书房内与朝臣商议,批阅奏折已经算是他能享受的不多的个人时光。所以能在此时与公孙钤相见,已经是他尽力安排日程得来的结果。

        陵思离开前,请求公孙钤再留两个时辰等他回来。陵光赐座之后就埋头批奏折,没什么客套话,只是偶尔就奏折中所提及的议案询问公孙钤的意见。

        公孙钤一不是朝廷命官,二不是后宫郎君,没有任何立场与君王商讨政事,面对陵光理所应当的态度不胜惶恐。方想拒绝,看到积案成山的奏本后陵光的苍白的脸,加之虽身处庙堂之外仍关心国事的抱负,便矜持地提了几句。

        这一旦开了腔,陵光问得更加频繁随意,一来二去,公孙钤不上朝也将近期朝堂上的事宜摸了个七八成。他总觉得这也不是个事儿,委婉提出不便参与政事,陵光则将手中的奏折递给他,笑道:“看看。”

        这是接任御史大夫的小尹所写。小尹曾任公孙钤的副手,对公孙钤的理事章法相当熟悉,从前几次的朱批中看出了端倪,竟在奏折中拐着弯询问公孙钤这般处理可否。

        晚膳时间将至,奏折也批复过半。阿九将今年宫中新年的计划呈上,请示陵光的意见。

        还有十日便要过年,陵光继位以来,这宫中的年过得甚是平淡,甚至不如平常百姓家。除了换上几幅春联,挂了几个灯笼充充喜气,团年饭也没有——后宫冷清,连一桌子亲眷也凑不齐。

        可今年毕竟是不同了,公孙钤回来了,阿九寻思着要让宫里热闹一些,便出了些小点子请陵光示下。

        陵思结了课匆匆忙忙跑回来,见着公孙钤还好好地坐着,才放缓脚步走到他身边:“爹爹,除夕您来接我出宫吧,我想陪爷爷过年。”

        公孙钤早就计划要与苏氏一同守岁,陵思愿来当然是好,他还未同自己的孩子过上一个年,可陵思若是来了,陵光……

        “带上暗卫便可去。”陵光叮嘱道,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到了除夕这日的傍晚,公孙钤进宫来接陵思,却看到宫人慌作一团,世子不见了。

        偌大的王宫,仆从万千,守卫森严,世子怎可能消失不见?忙于准备节礼的宫人并未将注意过多放在活泼好动的世子身上,等到传唤时才发现早已没了影子。

        陵思失踪的消息惊动了陵光,他急忙赶到飞羽殿,顾不得惩罚跪了一地的宫人,下令全宫搜索,查探各宫门出入情况。

        公孙钤身为外臣,不熟识宫中布置,也不便随宫人四处翻找,只能候在飞羽殿等消息。他急得有些坐立不安,陵光安慰道:“阿思大概在哪里玩耍忘了时间,夫君不必太过担忧。”

        可搜宫的宫人迟迟没有消息,阿九走到陵光身侧,附耳道:“王上,奴婢照您的吩咐去查了暗卫营,王虞和谭海在申时出了宫。”

        这两人正是平日专门保护陵思的暗卫。

        陵光暗暗笑着摇了摇头,抬眼看向心神不定的公孙钤,心下叹息道:这孩子!

 

        “爷爷!”陵思小步跳过门槛,兴冲冲地向苏氏奔去,还未站牢就要拜下来行礼。

        苏氏忙扶住他,假装斥责道:“你这孩子怎的毛毛躁躁!”向后望了望不见公孙钤身影,又问道:“你父亲刚去宫里接你,人怎么没回来?”

        陵思摇着苏氏的手臂,软糯说道:“爷爷,阿思陪你过年,让爹爹陪父王好不好?”

        陵思较同龄孩子聪慧敏感数倍,自小就知道苏氏不太待见陵光,这话说得既是讨好又是小心。

        苏氏怜爱又心疼,揉了揉陵思柔软的发顶,道:“将案上的书本拿过来,爷爷给你讲故事。”

        案上仅摆着一本书面泛黄卷曲的书册,《钧天奇物志》。陵思扒拉下来,在苏氏身边自顾自翻起来,字句艰涩,他读不通顺,但每几页都有幅小画,甚是精致,他便转着脑袋看,道:“爷爷,这是什么书?”

        “爷爷的父亲游历钧天各地,边走边记,将行程中所见山川美景、奇闻异事著于书中。”

        “哦……太爷爷去了这么多地方。”

        “是啊,爷爷本以为会像你太爷爷一样,寄情山水,流浪天涯。只是……”

        只是灯节一会,托付终身,嫁入公孙世家。收起远游的心愿,传道授业,伏案修书,看着他人踏遍万里河山,记录行游的足迹。

        “爷爷……你怎么了?”

        苏氏摇头道:“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能顺着自己的心意活着,也无遗憾了。”

        房门叩了三声,连夕站在门外礼貌说道:“伯父……哎,小殿下已经到了,饭菜刚刚好,等钤哥哥回来咱们就可以开饭了。”

        苏氏敛了笑意,向连夕微微点头示意,道:“不必等了,钤儿不回来,就我们仨。”


评论 ( 34 )
热度 ( 180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