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来治病的 十三(全员主钤光,神仙下凡大乱斗)


        十三、哎哟,老臣的狗眼

        这位从天而降的王上除了这把没有准头的匕首,似乎已经没有自保的技能,公孙钤来不及询问,硬着头皮挡在他身前,又要多护一个累赘。

        此时两个累赘互相打眼色,传音密语起来:

        “公主殿下请开始你的表演。”

        “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

        “殿下下凡当然有秘法在身,是时候展现实力了。”

        “你开玩笑?凡间施法可是要受雷刑的!”

        “如果今天我们都跪在这里,殿下大概会被天帝嫁到北海去。”

        焸栎公主嫁不出去一直是天帝的心头痛,原本想着既然没人要,就由着她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说不定哪天见证奇迹呢?

        偏偏由于路途遥远百年才来朝贺一次的北海水君为自家找不着对象的儿子求亲,天帝高兴得直拍大腿,想着法子要赐婚,焸栎偷偷下凡也是抱着躲一阵子的侥幸心态。

        本公主才不要嫁到穷乡僻壤给姓吴的丑货做媳妇啦!

        焸栎张嘴吐出一把拇指大小的扇子。天上有神物名曰如意芭蕉扇,轻轻一摇可起狂风九万里——这玩意他没有,手中赝品倒是可起风,但只能吹风十里,不可预测落点,因而他常年带在身上,天帝也不予理会。

        诸位自求多福了!

        焸栎执扇一摆,平地忽起大风,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伙人被狂风卷起,飞沙走石,天地变色,一眨眼功夫,城门前仅余零落的刀枪剑戟。

 

        陵光摇了摇晕乎乎的头颅,四周没有丝毫光线,似乎是落入猎人陷阱之类的坑洞中,背后沉沉压着东西无法动弹,幸而身下趴着的地方还算舒适。

        嗯,柔软坚韧,温热宜人。

        陵光扭动身躯找个舒服的姿势,“垫子”却传出几声清咳。

        “……公孙钤?”

        “王上。”


       抓不住敏感词的我,只能放上一个链接


        陵光像只被掐了脖子的鸭子,尾音扬了扬就再也出不了声。

        “呵。”

        黑暗中,陵光似乎听到一声低沉的笑,沙哑,冷漠,又危险。

        陵光瞬间浑身僵硬,不敢再造次。想把身体拉离,可这动作要往回撤,可比之前难上几倍。

 

        也不知在这尴尬的环境尴尬的姿势里煎熬了多久,救援的人终于来了。焸栎这一扇子也没亏待陵光,把人扇回了天璇境内,陵光携带的短剑也被卷落在附近,连夜赶来营救的禁卫发现了,在周围严密搜寻,终于发现了这个被碎石枯草填埋的猎洞。

        当碎石枯草被清理开,露出俩人当前状态时,禁卫们有片刻沉默。

        焦急的丞相拨开禁卫,看到陵光紧紧压在公孙钤身上,两腿分开,衣裙正好盖住俩人不可描述的位置,脑子一阵激灵。

        脑补多时的情节突然有了画面,这个冲击还是很大的。

        陵光被扶起来,摇摇晃晃完全站不稳,双腿也因麻痹合不拢,一瘸一拐勉力行走。丞相赞叹地给公孙钤比了个大拇指:年轻人,就是强。

        公孙钤冷着脸,慢吞吞地艰难拱起上半身,刚想站起来,腿打颤,差点没再栽进坑里。

        丞相迅速变脸,很为公孙钤担忧:不行啊,年轻人还是虚。

        公孙钤不想揣测丞相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逃似的在禁卫簇拥下离开。

        老丞相看着一片狼藉的“案发现场”,喜忧参半。

        但为什么有种人生任务达成的满足感?

评论 ( 15 )
热度 ( 126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