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计 6

赛前匆匆赶一篇

EDG,加油!

——————

        14.

        “乖乖等我回来。”明凯回头亲了口一脸苦大仇深的猫咪,背上行囊离开。

        S7开始了。

        尽管还有许多话语没有表达,还有许多战术没有磨合。时间从来不等人,从不给你完全准备好的机会。

        这一年过得尤其漫长,尽管别人都说电竞修仙不知岁月,田野却在这一年里将悲欢离合,荣辱赞骂一一尝遍。明凯不愿再担任心理治疗“长辈”,他找不到别人倾诉,也慢慢学会把后悔和疑惑抛下,没有答案就当做无解吧。

        胡显昭背着包一屁股坐到田野旁边,把戴着耳机准备补觉的他吓一跳。

        “你干嘛!”

        “我位置在这里,给你看票。”

        田野没有看票,就算票上位置不对,这截车厢都是EDG的人,随意坐哪里都行,自己反应过激更为奇怪。

        可是,男生之间聊聊爱情动作片不是问题,真的互相摸上一顿,简直头皮发麻。

        田野转身将额头贴在车窗上,装死般闭上眼,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我的妈呀,下路送成这样,GG了。”陈宇浩双手离开键盘。

        明凯冷笑道:“看来下路是打算把S7的锅背好了。”

        田野赧然。

        他对胡显昭心存顾虑,训练赛中忽然迷起来,几波配合简直给敌队送温暖。他是个心里藏不住这种怪异情绪的人,他知道自己这个点,所以一直没和金赫奎说过自己的想法,生怕一个尴尬打不好配合,输了比赛,更会被对方嫌弃。

        阿布拍拍他的肩膀,说:“行了行了,放风一小时,瑜伽课等着你们。”

        瑜伽课,田野心中呐喊,放我回去训练好吗?

        老师让两人一组互相压腿,胡显昭必定数学很好,一瞬间就察觉和田野一组的位置,冷不丁钻过来。

        田野握着胡显昭的小细腿真想一个使劲让他劈个一字腿,胡显昭慌张地扭动几下,说:“别这样掰,会断的。”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得罪你的是另一条腿,不是他们。”

        我呸!

        田野握拳作势要给他的腿一锤,最终还是作罢。EDG队内不合,惹不起惹不起。

        “别生气了。”胡显昭低声求饶。

        田野推了推眼镜,冷笑道:“谁说我生气了。”

 

        15.

        训练期间,手机一律上缴,每三天发下来给大家打电话回家报个平安,发手机前,阿布再三勒令,不准上网。

        网上有洪水猛兽,恨不得把他们撕碎。

        八强像一个罪恶的烙印打在他们身上,质疑,嘲笑,连坚守的粉丝们都被一并绑起来吊着拷打。无人看好的第一种子,那么多人等着笑话刷经验。

        田野还是偷偷连上网刷微信,金赫奎的信息在第一条:

        “iko,fighting。”

        看到这句话,田野只觉恍如隔世。

        封闭训练,他和金赫奎断了联系,满脑子的走位开团没有再想起过往,如果时间再长一些,指不定全都忘了呢。

        不同的道路,不同的际遇,不再向着同一个目标,不再并肩而行,那些脆弱无望的感情像风雨中飘摇的新芽,实在单薄。

        “别想搞我!”田野一把抓住胡显昭的手机,用手掌将摄像头挡个严严实实。

        “我自拍呢。”胡显昭无辜地说。

        “装!你再装!”

        胡显昭笑起来:“不愧是我野仔,越来越聪明了。”

        “说过多少次,你没资格这么叫我。”

        “怎么样才有资格?”

        “等你长大了……”田野抵着窗槛眺望天空,“可以独当一面,carry整个队伍的时候。”

        “拿到S7冠军的时候吗?”

        “你还真敢想。”田野哂笑。

        过了一会儿,他扭过头,严肃地问道:“你想拿冠军吗?我们能拿冠军吗?”

        胡显昭站在他身侧,看着天空。

        乌云蔽月,寂静茫然,不见前路。

        风吹云破,月色乍亮,天地皎洁。

        “我想和你一起,举起S7的冠军奖杯,”

评论 ( 7 )
热度 ( 63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