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四十一 (ABO,虐身虐心狗血盖天,我自己动还不行吗)


        拖拽移动中,公孙钤的衣襟松垮垮打开了,隐约露出那道横贯前胸的疤痕,陵光坐在榻边,竖着指尖,轻轻划开衣襟抚摸它。

       疤痕陈旧早已没有痛感,但被陵光冰凉指尖触到的肌肤像过电般,公孙钤的身体禁不住微微发颤,想伸手推开却毫无力气。

       “虽然夫君从不与孤王说起在遖宿的经历,但孤王知道,一定很苦。”陵光幽幽道,“因为那三年,孤王也很苦。夫君知道吗?”

       君王之苦,在殚精竭虑,不胜寒的高处如履薄冰,惶惶不得终日。锦衣玉食,榻侧不虚,可心不知附于谁人身,得一息温柔缱绻。

       臣子之苦,愿为君王不顾生死,不计得失,倾覆门庭,亲人枉死孤身飘零他乡,却始终被拒一步之遥,不得真心。

       “……夕……在哪……”公孙钤咬着牙关,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可就这几个字触动了陵光的戾气,他暗下眸色,指尖下移。

       “孤王知道,这几年他一直在你身边。”陵光微微侧头看着公孙钤,“可孤王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指尖下滑到腹下,布料包裹的物事已经抬头,硬邦邦一块顶在那里。陵光伸开五指覆上去,轻声道:“夫君可有用这里碰过别人?”

       他也没想等公孙钤回话,继续道:“无妨,孤王不会让夫君还记得别人。”

       

我觉得N18已经不够了,车速飞快,幼儿朋友请勿上车。


       公孙钤和衣坐了一夜,思考该与陵光说些什么。可陵光一直没有醒来,公孙钤发觉不对,用手背轻贴他的额头,一片滚烫。

       阿九一直在门外守着,闻声进入,急忙给陵光穿衣送回宫中诊治。

 

       公孙钤咽下满肚的话语在府中等了两日,无人来传讯,他尝试离开此处,守卫们却像得了命令不再拦他。

       我不该来。

       公孙钤这么想着,人却已经站在宫门外。

       即使来了,也进不去吧。

       他本想站一站就走,又被陵思出宫办事回返的近侍看到,机灵地拦下禀告。

       “爹爹!”公孙钤被请进后宫,陵思远远喊着跑过来,刚想习惯性地一下蹦进他怀里,又思及什么生生停住,恭敬地行礼:“父亲,您来了。”

       “殿下。”公孙钤也端端正正地还礼。

       本是上了太学后,被太傅训责父子礼仪才想卖弄一番的陵思反倒被公孙钤的礼数弄得别扭,一把抱住公孙钤的手臂糯糯道:“爹爹好久没来看阿思了……”

       “殿下课业为重,草民不敢打扰。”

       “爹爹怎会打扰儿臣。”陵思蹭着他,“儿臣有好多疑问想请教爹爹,爹爹给儿臣说说好不好?”

       得到应允,陵思拉着公孙钤说起太学的课业,公孙钤答是答了,心却一直乱飘,终是忍不住问了句:“王上身体可好?”

       陵思的大眼睛转了一圈,道:“父王前日生病了,今日听说已经大好,儿臣和爹爹一起去看父王吧。”

       也不等公孙钤想些不去的理由,陵思拉着他往朱雀宫去。方至宫门阶下,早来一步的裘振正被阿九引进殿中,宫门重新合起。

       “裘叔叔?”陵思要跟上去,公孙钤却停在身后紧紧拉住他。

       “爹爹?”陵思不解地回看公孙钤。

       公孙钤低眉,轻声道:“王上忙碌,草民不便打扰。殿下,我们先回吧。”


评论 ( 50 )
热度 ( 214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