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昭野/驼妹,吃我一发腿肉)

三禁。

EDG路人粉,瞎JB写,无逻辑,不当真。

最近写憋屈攻太痛苦,年下强攻棒棒哒,入坑发现粮仓是空的,自割腿肉一发。

主页诸君可当一篇无关小文看一看,哈哈哈。

————————

        1.

        眼镜反射的屏幕的光掩盖住田野呆滞的眼神,他一动不动看着比赛视频,注意力却一直逗留在下方时而出现的那人的脸。

        “在看什么?”声音于耳边响起,他来不及做出切换屏幕的动作,只能僵直地呆在原地。

        来人熟练地握着他的手,操作鼠标点到最大化,KT水晶爆炸的画面充斥眼球。

        “我早就看过了,不过如此。”胡显昭下巴抵着田野的肩膀,吹了口气,少年音未改,说出的话语却无比色气:“野仔,刚买了新镜子,搭把手好吗?”

 

        2.

        “……唔……”

        镜子等人身高,但不宽。田野张开双臂抵掌墙壁,刚好将上身与镜面完全贴合。胡显昭跪着,将他整个人顶起悬空,下身紧密相连,湿哒哒一片。

        他不舒服,扭动臀部想起来,可这样的姿势他完全没有反抗的可能,甚至还取悦到胡显昭。

        胡显昭揽住他的小腹,将他从镜面拉离。

        镜面雾蒙蒙一片,用手抹开水雾,镜前人清晰地暴露出来。

        他的眼镜还好好地挂着,皮肤红得冒血,满额是汗。

        胡显昭另一手梳他的头发,揪成一撮,在头顶束成了冲天辫。他的额头短,很白,没有这个年纪许多男生冒出的荷尔蒙。

        “野仔,你真可爱。”

        背后的人带着少年的天真,一脸我还小我说错话你不要怪的表情,身体却做着残忍的深入。

        电竞宅男注孤生,我从来学不会挽留,也学不会拒绝。

        田野闭眼扭头不再看镜中的自己。

 

        3.

        “手续都办好了?”

        “嗯。”

        “机票几号?”

        “不要问了,也不要来送我,放我一条生路吧。”金赫奎看着田野的眼睛,无悲无喜。

        轻易地被扔掉,甚至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去争吵。

        在你心里,冠军真的那么重要吗?

        对于职业电竞选手,如果能问出这句话,脑子一定是烧坏了。

        “我并不属于这里,总是要回去的,趁着我还年轻,趁着还无人能取代我。”金赫奎微微笑了,他笑起来总让人感到羞涩,可只有田野知道,这就是属于世界级AD的自信。

        “约好了世界赛再见,我一定会赢。”

        “再见。”

        金赫奎来中国两年,最初不会一句中文,后来说得最好的是:

        田野。

        我爱你。

        现在说得最好的,大概是:

        再见。

        你曾经问过我,有想过去韩国开启新的职业生涯吗?

        韩国?可我的家在这里,我不想做背井离乡的人。

        EDG need me。

        Or i need EDG。

 

        4.

        胡显昭说,我最欣赏的AD啊,是Deft。

        可我终究会超越他,超越Bang、imp、Uzi,站在世界的顶峰。

        我最羡慕的人,是Deft。

        因为那个人永远坐在他左手侧,为他挡伤,为他死;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获得MVP,看着他捧起奖杯,脉脉地笑。

        我要你,田野。

        一声低沉的喘息,胡显昭无趣地将裹着污秽的纸巾投进纸篓。

        他密集地打rank,疯狂上分,渐渐被职业经理人注意到。他一次次拒绝邀约的机会,直到EDG训练营发来讯息。

        我不知道你们发生过什么,但要取代他,很容易。

        也不是很容易,训练营里都是卯着劲成为正式选手的人。可电竞世界里真的存在天才,胡显昭被相中直接进入EDG打LPL,取代那个中单转AD的韩国选手,稳定,却只有一手艾希。

        巨大的训练压力,偶尔也有放纵的时光。

        胡显昭压住喝醉的田野,取下他的眼镜。探上去轻轻咬上一口,像果冻一般,是甜的。

        有没有剥过春笋,厚厚的包裹,一层层剥开,剩下纤细鲜嫩,令人不住叹息。

        生涩的男孩子冲动地不知如何下手,没有配合,只有一声声低唤回应着他:

        Deft,Deft,Deft……啊!

        胡显昭用动作终结那人的名字,搂紧自己的梦想。

        第二天田野醒来,胡显昭不敢看向他,色厉内荏地说道:“你要闹就闹吧,反正大家都难看。”

        田野没有回答,跌跌撞撞进浴室洗干净,压着点回到训练室开始一天机械的战术练习。

 

        5.

        电竞圈和娱乐圈大概没有两样。

        胡显昭不懂,什么叫低调做人,什么叫礼貌地认输。

        因为他从不认输。

        “你们没听过‘Uzi万年老二,厂猪止步八强’?”一个男生为了逗两个妹子一笑,手舞足蹈地说着。看他攥着的手幅,Team WE。

        1:2。

        胡显昭坐在位子上,看着屏幕不动,WE队员过来握手,他瞥了眼却没起身,坐着和鞠躬的兮夜虚握了手。

        没礼貌,没教养,年轻没本事只会吹B。

        我不在乎,因为终有一天我强到你们无人能及,一路只有赞颂,今日种种,只是英雄成就的可爱小过去。

 

        胡显昭仍提着田野的头发,侧头亲吻他汗津津的脸。

        “我不可能放开你。冠军是我的,MVP是我的,没有人可以从我手上夺去你,谁都不行。”

        强行扭过田野的脸,让他不得不看向镜中。两个少年的脸,一人温润,一人野蛮。

        “野仔,我们EDG会是世界冠军。答应我,一起。”

        田野被他的眼神震慑住,恍然如梦。

        我要做世界冠军,Meiko。

        我真的行吗?在这里……我会死去。

        我要回韩国,我不是Rookie,我不能死去。

        “EDG need me。”

评论 ( 17 )
热度 ( 82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