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三十七 (ABO,虐身虐心,孩子都是神助攻)

这章本来应该再长一些,接段剧情,但实在太晚……

————————

        陵光素来果决,秦舍人在王城中一直居住的宅子当天就被工部带来的工匠呼喝一番夷为平地,他是在册官员,可以临时在驿馆落脚,而公孙钤早前被除了官籍,只能找了个近着驿馆的客栈安置。

        “钤哥哥。”连夕轻叩房门,没一会儿公孙钤便开了门。他今日换了件庄重的蓝袍,虽谈不上华贵,但也较平日的布衣短打精致了许多。连夕未见过他这般模样,平日只觉他面容英俊身姿挺拔,言语行事君子之风,但换了件衣裳,便有种“果然如此”的恍然,他本就该配着风雅装扮,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连夕看得发怔,公孙钤没有注意他痴迷的眼色,自顾收拾些什么。连夕回过神,小心翼翼试探道:“钤哥哥是要外出吗?和秦大人去找差使?”

        “不……今日另有他事。”

        连夕咬唇道:“难到……钤哥哥真的要进宫?王上难到真的是你的……我,我没听你提起过你还有一位夫人?”

        公孙钤并没有回答。

        “我可不可以和钤哥哥一起去?”

        “宫禁严明,你又无功名在身,不得传唤如何入得了宫。”公孙钤见连夕惴惴不安,安慰道:“这里离秦兄的驿馆很近,若有事便去找他。”

        “可……可我上次得罪了王上,如果你不在,我被他问罪抓了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他不是这种人。”公孙钤下意识为陵光辩驳,话音未落又有些懊悔,补充道:“王上乃一国之君,小事不会放在心上,你也不必太过忧虑。”

        见此事无回转可能,连夕巴巴望着公孙钤,哀求道:“小夕在王城举目无亲,只能依靠钤哥哥。钤哥哥忙完了,可以早些回来吗?”

        “好。”

        “听说公孙夫人也在宫里,请钤哥哥带我向他问好。”

        公孙笑了笑,轻拍连夕的肩头。

 

        公孙钤先去看了苏氏。

        前些日他见着公孙钤回来,情绪起伏太大,内虚的身体经不住折腾感染风寒发热,再度缠绵病榻。

        公孙钤来的时候,苏氏仍在昏睡,太医院的主事医丞守在一边。公孙钤焦急地上前查看情况,医丞打了个手势让他移步他处,轻声道:“大人莫急,公孙夫人伤及肺腑,这几年调理已无性命之忧,但毕竟不比从前康健。能把热发出来,人好好休息自然就会痊愈。”

        公孙钤向医丞行了大礼,恳切道:“多谢大夫对吾父之用心,还请您继续关照。”

        又陪了一会儿,苏氏依然没有转醒之意,但呼吸平缓下来,脸色恢复些许,公孙钤也不愿打扰他休息,再谢医丞后退出了凤栖宫。

        远远的,两个一大一小的紫色身影隐约出现,小的那个突然加速像枚小炮弹一样飞奔过来,公孙钤蹲下身体张开双臂,将这阵小旋风抱个满怀,又托着他的腋下举过头顶转上几圈。

        陵思踢着两条小短腿,对在空中转圈圈的体验意犹未尽,攀在公孙钤的肩头不肯下来,陵光慢慢踱上来,笑斥道:“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教习师傅见着了有得你好受。”

        陵思焉了脑袋,但还是不肯下来,胳膊搂紧公孙钤的脖子,满怀期待地问道:“爹爹可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公孙钤一手托着他的臀部,一手护住他的肩膀,温柔回到:“今天是世子的生辰。”

        “嗯!”陵思重重点头,高兴地扭动浑圆的小身躯:“父王让人准备了许多好吃的,爹爹也要一起来。”

        “这几年外战不休,国库空亏,阿思虽为世子但年龄尚幼,孤王不想过于铺张,就在飞羽殿小聚一番吧。”陵光道。

        “是。”公孙钤虽抱着人,还是微俯身回了礼。

 

        飞羽殿的宫人为陵思唱了贺词,三人围坐一张小案,陵思居中。阿九为陵光和公孙钤斟上美酒,又在陵思杯中添了果露,打趣道:“奴婢听说生辰之日许下心愿最为灵验,小殿下可有什么心愿?”

        陵思连连点头:“当然有。”

        他端正跪坐好,手心朝内,右掌于外,拇指交扣,用朝天祭地的礼节念道:“吾名陵思,年序有五,愿我天璇国泰民安,长享盛世。”他顿了顿又继续道:“还愿父母不离,尽孝膝前。”

        “还愿……”他扭捏一阵,低声道,“还愿可尽长兄之责,躬教弟妹。”

        “噗哧。”阿九禁不住笑了,陡觉失礼,忙掩嘴退下。

        陵光没接茬,命人呈上一盒文房四宝,道:“王儿就要往太学修习,谨记自己的身份和责任,切不可贪懒嬉闹,贻误课业。”

        “是。”陵思接过礼物,向陵光回礼。

        公孙钤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锦囊,打开取出一枚小小的私章。“草民身无长物,只能聊表心意,望殿下不弃。”

        陵思惊喜地接过来,不是上好的石料,但被打磨得圆润柔和,窄窄的石面上阴刻着一个笔锋锐利的“思”字。

        陵思对私章爱不释手,到了就寝的时辰仍然揣在手里不肯撒开,陵光便也由着他。陵思乖乖盖好被子,看着床前守候的父母,还想多享受幸福的滋味,可没一会就陷入黑甜的梦境里。

        陵光抬手轻抚在梦中也笑着的小脸,低声道:“一眨眼,王儿就这般大了。还记得当初他在孤王肚子里日夜闹腾,真拿他没有办法。”

        公孙钤似被这夜的平淡柔情所感染,有些感触地回道:“王上辛苦,世子定会铭感于心。”

        “孤王也还记得夫君为了安抚所做的种种。”陵光回眸,盈盈双目直视公孙钤,“衣食无不精细,言行无不顾念,缱绻之情陵光从没有忘记。”

        公孙钤忘了移开视线,心脏饱涨得酸涩,记起了什么,又忘却了什么,天地倒转,除了眼前人的容颜,看不到其他。

评论 ( 42 )
热度 ( 195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