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三十三 (ABO,虐身虐心,只有自行车骑了)

磨磨蹭蹭又一章,公孙大人不出场想打我了

从来只写豪车的我苦逼的写了自行车,惨惨惨!

♥《还君》全文大链接♥

——————

        今日身体尤为疲惫,陵光停笔闭目揉按太阳穴。

        三年前攻下瑶光后,北境危机虽解,南边越支山外却冒出一个不知名的蛮夷国家,名为遖宿。遖宿来势汹汹,暗地在越支山挖了通道,掘淤泥垫草席,行军至天璇南境青峡关。

        青峡关以越支山为屏障,远离王城,平常就不受朝廷管控,山贼横行。遖宿突袭,当地守军防备不足,顽强抵抗月余,终于等来援军,但守城的兵士死的死,活的被遖宿军抓为俘虏。此番遖宿来国书,希望与天璇和谈,并释放这些俘虏以示诚意。

        遖宿……绝非善类。陵光皱眉,忽然身体深处一阵热流涌动,他呼吸一窒,这热流从小腹直窜脊梁,手脚霎时失力七分。又来了,他心下叹息,深吸几口气,起身离开御书房往寝殿赶去。

        坤泽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雨露期。陵光成婚后雨露期的周期缩短至两月,生孩子后暂停了一段时间又复重来。

        没了公孙钤的抚慰,这雨露期着实苦不堪言,经过人事,享受过结合快感后,那抑制的药物起不了全效,陵光便命医丞加大剂量,可吃了一年,这药物的副作用接踵而来,时常令他头晕目眩,失眠多梦。

        医丞道陵光过度操劳,体质虚寒,无法再承受抑制药物的伤害,这雨露期若无乾元结合,只能硬捱过去。陵光当然容不得别人碰他,尽管魏玹辰私下相劝,身为一国之君,有些许入幕之宾也是人之常情,他并不理会,反而把雨露期承受的痛苦认为是一种该受的惩罚,借由这身体的折磨来缓解心上的伤。

        陵光将自己锁进寝殿,急急仰头灌下一杯水补充一会消耗的水份,用最后一点力气拖着步子向床榻走去,边走边脱下身上的衣衫,蹬掉鞋袜整个人赤条条地倒在锦被间。

      

       小自行车小得不行  微博“专用搞事博”(不一定搜得到,这名字好像得罪微博)

        阿九知道陵光昨夜又过了个难捱的雨露期,下了早朝后,他将准备好的参汤端进御书房。陵光的确脸色不好,埋头在书案上,只让他将参汤搁着。

        王上又皱眉了,眉间都要有痕迹了,阿九边想边退出去,冷不丁撞上个结实的身板,抬头看竟是裘振来了,忙行礼致歉:“裘将军,奴婢走神失礼了。”

        裘振客气的抿嘴笑笑示意无事,陵光则将眼睛从奏折上移出来看向他:“裘振,你回来了。”

        “末将拜见王上。”裘振单膝跪下行了全礼,陵光没劲起身,只是淡淡说了句:“免礼吧。”

        天璇、天玑皆与遖宿相接,除了青峡关外,遖宿也偷袭了天玑的边境,天璇与天玑虽常有摩擦,但外敌当前,暂时止了平日的交锋,裘振前些时日便是到天玑与齐之侃就暂时的停火合作立下口头合约。

        “遖宿要将青峡关的俘虏交还,孤王思来想去,还是你去一趟为好。若没有这些兵士拼死守城,说不定遖宿筹谋已成。”陵光道,“以往我朝疏于管制青峡关,贼盗欺兵,他们仍能忠心护国着实不易。如果遖宿还要讲条件才肯放人,你也酌情肯允,先将他们带回来,不要寒了忠义之士的心。”

        裘振抱拳应道:“末将领命。”

        “启坤还一直跟着你?”

        “……”

        陵光笑了笑:“孤王留着他捧着他是为了制衡钧天的势力,三年过去,他倒是有些本事,孤王听斥侯说,钧天朝中反对现王的势力越来越大,看来他快要殊死一搏把这王位抢到手了。”

        裘振低头安静地听着,并未打算开口。

        “孤王对‘养虎为患’一说最有心得,他日启坤做了钧天的王,必也会对我天璇动手,至少要将瑶光抢回去。”陵光顿了顿,“届时,还赖裘振为将出兵对抗。”

        “末将是天璇人。”裘振答道,“必为王上扫除一切障碍……”

        “孤王没有逼你选择。”陵光打断他的话,“因为无论怎么选都是错的,在事情未发生前做好准备,别留下遗憾。”

        陵光想到了什么,眼眶染上红色,他忙低头看回手中的奏折,摆手道:“退下吧。”

        裘振行礼告退,走了几步又回过身,看向上位的陵光,他一个人坐在高高的王座上,手边除了奏折奏报再无他物,身形愈发单薄,双肩似乎担不住再多的重负,整个人快要垮下来。

        “阿陵,你辛苦了。”

        裘振已有许多年未叫过他的名字,不,应该说已有许多年没有任何人叫过他的名字,陵光不敢抬头,怕裘振看到他的泪水,便只是微微点头,让眼泪悄悄顺着脸颊没入衣领。

评论 ( 30 )
热度 ( 169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