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二十七 (ABO,虐身虐心,发车吃肉)

♥《还君》全文大链接♥

——————————

        魏玹辰奉召入宫觐见,御书房里只有陵光一人背着手孤零零地站着,浑身凝聚着萧瑟冷冽之气。

        继位以来,陵光的表现中规中矩,凡事三请太尉和丞相,极少表态。本来他为王子时在朝中的存在感就不高,如此无为而治倒是颇为贴合他一贯形象。可魏玹辰了解陵光的为人,他绝非庸碌之辈,看似无主见的和稀泥不过是爆发的前兆,譬如昨日朝上关于瑶光战和的争论,他虽没有做出论断,但绝不会就此作罢。

        魏妃死后,陵光于宫中无依,只有靠这个舅父打点才能在吃人的后宫里勉强苟活,因而他的所想所为从不在魏玹辰面前掩饰,见他来了也不绕弯子:“舅父,请您助孤王一臂之力。”

        “不知老臣有何可为殿下效劳?”

        陵光脚步虚浮地走了几步,淡淡道:“舅父可还记得为何父王殡天之前,孤王能做好万全的准备,甚至抢在了王后和汪冏前面?”

        “王上提过……先王曾召您入宫,您发觉先王身体已然不支。”

        “那日父王传召孤王,一方面给了孤王早作筹谋的暗示,更重要的是,他想敲打孤王——‘世家,用之,弃之’。”

        魏玹辰心头一跳。

        “他早就写下遗诏,却不愿立孤王为储君,让孤王纠集自己的势力逼宫,再让王七伺机宣读遗诏,使得这批‘勤王’之士有了上位的名头,入了孤王帐下。可他又要汪冏摄政辅国,压制住本应依仗姻亲之势一飞冲天的公孙家。”

        “先王为了王上真是煞费苦心。”

        “哼,他虽然对孤王说得决绝,什么用之弃之,可他自己的一生也不过囚禁在世家的罗网之中,自以为是地玩转那套制衡之术。”陵光勾起嘴角,轻蔑一笑,“因此他的成就也不过如此而已。天璇国盛,兵强马壮,却只能任由信奉巫蛊的天玑连年骚扰边境;钧天式微还要年年上供,谋求忠臣之名。”

        陵光目光凝聚,如刀锋般凌厉:“孤王争这个王位,初心只是谋求立命之地,可既有了能力,又怎能辜负社稷子民,若要做这个王,那便做个真正的王。”

        魏玹辰看着他有些恍惚,是啊,少年聪慧的陵光,因为生为坤泽,从没有人把目光投向他,他恼怒自己的属性,被折辱也曾屈服,可一旦有了羽翼怎么还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

        “王上的意思……是要对汪家动手?”

        “孤王是要对世家动手。”

        世家,包括汪家,还有其他家……比如公孙家。

        魏玹辰拜道:“请恕老臣直言,公孙丞相和公孙副相虽然身在世家,但对天璇的一片忠心日月可鉴,也不是结党营私之辈,若如此一概而论的做法,乃是自折良臣。”

        “孤王知道他们的忠良,可公孙家一切枝节的根源就是他们,只要他们在朝中握有重权,那些自私、混乱、肮脏的依附物就有了生存的土壤。孤王要重用丞相和公孙钤,但不是公孙世家。”

        见他语气强硬,想必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一两天了,魏玹辰暗暗叹气,只道:“王上,臣曾对您说过,有的事一旦决定了就不能回头了。”

        陵光成竹在胸地抿嘴一笑:“舅父不必忧心,孤王定能处理好一切。”

 

        公孙钤得知孩子昨夜发热,急冲冲请旨入后宫探视,入了夜才得到应允。小孩子体质薄弱本就容易发热,有医丞的密切照顾很快就退热了,公孙钤到的时候他早已沉沉睡去。阿九说陵光要见他,便转而到了寝殿中。

        “参见王上。”他依礼叩拜,陵光止住他的动作,让他走近些。

        陵光似乎没休息好,略有疲惫之色,公孙钤关切道:“王上是为殿下操心?”

        “医丞说王儿早产,底子弱些,但并无大碍。”

        “那王上……是因为瑶光侵扰北境之事?”此事其实公孙钤早就想和陵光谈一谈,但公孙闵让他不要介入,他思度了一会,还是决定直言,“臣以为不是不可一战,但恐钧天有诈,若倾国而出,天玑定会伺机入局。父……丞相也是想请您三思而后行。”

        陵光淡笑摆了摆手,潋滟的双目抬起望向公孙钤:“夫君到了孤王的寝宫怎么还想着当个副相?”

        公孙钤语结,陵光已经笑吟吟地向他伸出手:“夫君,我想你了……”

        “王……王上……”那只柔若无骨、皎若明月的手撩了撩指尖,袍袖向后滑落,露出一截藕臂。公孙钤喉头滚动,埋下头。

        “怎么?礼不可废?”陵光笑出声,“那夫妻之礼夫君可还记得?”

        “王上刚生下殿下,身体还未……”

        陵光变脸,语调幽怨:“原来夫君嫌弃我,身段走形,还是那处不够紧妙了?”

        他说得这般直白露骨,公孙钤脸都臊红了,急急解释道:“臣并非此意,王上切莫误会。”

        “医丞说我生下王儿后身子虚寒,这宫中的床空荡荡的,怎么睡都睡不暖。”陵光赌气地踢掉鞋袜,直接赤脚踩在地上。虽然地上铺着毯子,但公孙钤怎么看怎么扎眼,快步过去把他的脚捧起来。陵光按住他的手,顺着自己的裤管往上摸,掌下一片温凉滑腻。

        “夫君,陵光想你了……”

        再忍下去就是矫情,公孙钤抱起陵光移到大床中间,为他解衣。距离上次亲热已有一段时间,此时颇有些久别重逢之意,衣带交叠之时,气息已经纠结一团。

      这车短得想打人!看不到微博搜专用搞事博,搜不到的让你们平日关注我啦!

 

        这番颠鸾倒凤甚是激烈,俩人都疲累不堪,公孙钤本还想按规矩离宫,陵光死死抱住他:“孤王的王宫,孤王的卧榻,还留不住自己的夫君?”

        公孙钤握上他的手躺回榻上,俩人盖上一床被子,四肢交缠睡去。

        月色如练,陵光轻轻呼吸睁开眼,借着月光用手指描绘公孙钤的轮廓。

        “夫君,我做的事或许会令你伤心一时,但请你相信,我是为了天璇和你我的未来。”


评论 ( 34 )
热度 ( 220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