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志】【江湖】——《海螺先生》全员主钤光

     @乔蓝 交作业

     感谢 @西荷 提供的灵感

     不适合写短篇,凑合看ORZ

——————————————

    江湖中有四大奇门,说是奇门,因为历届门主只能修习传承的绝世内功心法而无法练习招式,若要个恰当的比喻……就像有钱没处花。

       在刀头舔血的江湖中,这四大奇门宛如巨额提款机,随时都有遭人覆灭的可能。因此,选一位资质优秀、全心效忠门主的人来学习招式,配合门主抵御外敌,扬威立万是四大奇门的头等大事。

       资质优秀倒是可以通过测试来甄别,全心效忠门主该如何界定呢?经过漫长的研究,四大奇门默认了一种方式,唯有夫妻之实才最为牢靠,因此,正正经经的人才选拔变成了招夫(妻)大赛。

       因为属性奇葩,四大名门之间颇有惺惺相惜之意,但又暗存互相比较之心,比谁成亲成得早,比谁对象更好。领先的都生怕落后的装聋作哑听不着炫耀,只要哪一门成亲,必会邀请其他三家过来一聚——炫炫自己的对象,并对还未成亲的“剩者”表示沉重哀悼。

       天璇,门主陵光生得漂亮,爱慕之人那是绕城三圈有余,本以为最不愁结亲,可这陵光本有一竹马裘振,乃门中堂主之子,深得陵光喜爱,谁知裘振偏不好春水梨花的娇艳容颜,叛出天璇和钧天门主搞在一起。

       陵光一夜倾颓,彻底宅在门里,每日以泪洗面,见谁都哇哇嚎一顿裘振。护法魏玹辰忙找媒婆给他介绍对象,哪知相了几次亲,对象都离奇死亡。媒婆们觉得他晦气,暗地嚼舌根,渐渐传出谣言说天璇门主走火入魔,专业杀夫。

       天璇顿时门庭冷落,都说陵光孤苦终生,天璇药丸。陵光每日还是只记得哭,魏玹辰急得火烧屁股,每日劝他快点行动起来。

 

       “门主啊,天玑的蹇宾要成婚了,请柬送到门里已经三天了,您看了吗?”

       陵光怀里揣着个蓝色的大海螺神情萎靡,这是裘振离开前送他的,说什么以后没人陪他说话的时候就对着海螺说,会有人听见的,可我天天对着他嚎连个回声都没有啊,我呸。

       “门主啊,属下命人收拾东西,我们明日启程去天玑可好?”

       呜呜呜,我不想看人家秀恩爱,裘振!陵光顿时泪流满面,晶莹的泪珠通通滚进大海螺大敞的口里。

 

       “诸位好友,这是我的夫婿齐之侃。别看他武艺高强,一表人才,为人甚是木讷,总怕我累着,连脱衣服都要替我干,唉,见笑了。”蹇宾举着酒杯一副我真是将就了的模样和其他三门的门主诉苦,引发一阵白眼。

       陵光心下吐槽道:呸,从山野里拐个无知少男回来,也就是没见过世面的愣小子能看上你,淫魔!

 

       没过多久,天枢门主孟章也给陵光发了喜饼。孟章比陵光还小两岁,体弱多病,江湖中都说他不能生养(???)怕是寻不着夫婿。魏玹辰一脸愁苦加羡慕地给陵光递上喜饼,还有一封孟章的书信。

       “光光啊,我本来想请大家到天枢来玩玩的,可你也知道我是个病秧子,夫君说什么也不允许我累着,他长得高,把我搂着我挣也挣不开呢,所以我只能寄些喜饼给你尝尝了,唉。”

       陵光一脚踢开那盒“仲记葱饼”,抱着大海螺嘤嘤唧唧地念叨:哼,在自己小破门的低等弟子里挑了个凤凰男也好意思出来显摆,看到你那种金刚芭比的身材还吃得下嘴,该是个多么心机深沉忍辱负重的渣渣!

 

       又过了段时日,魏玹辰唉声叹气地走进陵光房里,身后跟着两个体格强壮的弟子扛着一块等人高的金片,上面阳刻了两个大字:喜帖。

       魏玹辰刚想说什么,陵光拿起大海螺止住他的话头:“你别跟我说,连执明这种玩风筝摔坏脑袋的人间智障也要成亲了吧?”

       魏玹辰看着他举起的海螺,每日被抱在美人怀里细细抚摸,刺楞楞的外壳变得光滑,泛起蓝色的荧光。

       “回门主,是真的。天权门主娶的是瑶光第一美人,人称棋圣的慕容离,听说他连门主信物都交给了夫人,现在天权已经姓慕容了。”

       不可能的!陵光抱着海螺哭起来,执明是最后一条防线啊,这年头怎么连智障都有人喜欢,我怎么那么可怜。嘤嘤嘤,我也想要个比蹇宾男人会撩,比孟章男人高,比执明男人会下棋的男人!

 

       那边三门的双修进行得如火如荼,捷报频传,这边陵光孤苦地抱着海螺哭唧唧。魏玹辰又呈上一封书信,陵光瞧也不瞧道:“除了离婚的消息,我什么也不想听。”

       “门主,您的三位好友决定携伴侣来天璇切磋武艺。”

       陵光怒掀桌案:“不准来,我不接待这帮秀恩爱的家伙!”

       “可信上说……信发之日便启程……这会儿估计他们已经到天璇了。”

       “……”

 

       陵光在主座上俾睨下方互相寒暄的三对,一言不发。哼,蹇宾你笑成这样马脸不会僵吗?孟章你的西子捧心口吐鲜血呢?还有执明你媳妇头上的血玉不会把他脖子压断吗?

       “光光!”孟章终于注意到被冷落一边的陵光,“你别难过,有的人缘分来得晚一些,但你要相信这一定是上天给你最好的安排。”

       呵呵,谢谢你的一大碗鸡汤。

       “嘿嘿。”执明牵着慕容离的手细细抚摸,“我看人还是要知足,像我家阿离肤白貌美聪明伶俐温柔体贴就足够了,陵光那么挑,多半是找不到的。”

       “谁说我找不到!”陵光青筋暴起,使劲跺了一下脚。

       蹇宾挑着细眉,轻蔑:“别光说大话,你倒是把人领出来让我们瞧瞧。”

       “他今天有事来不了!”

       “哦,呵呵,说得我都信了。”

       扎心!扎心!陵光觉得自己快被气得晕过去。

       “参见门主,在下来晚了,请您原谅。”一个低沉柔和的声音响起,几个武艺高强的江湖人都没发现屋子里又来了人。来人着一身湛蓝银边大袖衫,身量高挑,宽肩窄腰,腰板挺得笔直,仪态端方,五官深邃,剑眉星目,只是头上盘着一撮不知所谓的蓝色挑染。

       “你是……”蹇宾上下打量他。

       陵光福如心至,拍案而起:“他就是我选的夫婿,你……快和诸位门主打个招呼。”

       “在下公孙钤,见过各位门主。”蓝衣人恭敬行礼,不卑不亢道。

       孟章猛地拍仲堃仪的后背,低声道:“给我把背挺直咯,你身高被狗吃了?”

       蹇宾回头拍拍齐之侃的胸肌:“小齐,以你的武艺揍他一顿没有问题吧?”

       慕容离盯着公孙钤的腰间看了许久,执明把他拧过来:“阿离,你看什么?”

       “这位公子腰间的双色玲珑佩是用两枚棋子制成的,很是精致。”慕容离恋恋不舍道,执明暗想:老子一定要把这个公孙钤药死!

 

       三位门主不太尽兴地拉着伴侣溜去,陵光高高兴兴将他们送出门,魏玹辰忙拉住他低声问:“门主,您找了对象怎么不和属下说一声。”

       “我不认识他,谁知道哪冒出来的人。”

       “这这这……”魏玹辰眼珠急转两圈,“英雄不问出处,来历不明倒也无妨,关键是根骨佳资质好,如果勤劳能干就更好了,门主不如探探他的底?”

       “……也好。”

       于是魏玹辰把公孙钤从正厅送到了陵光房中,陵光目不转睛地看了公孙钤许久,公孙钤也耐心的很,笔挺站着让他尽情看。

       “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在下公孙钤。”目光灼灼,看得陵光脸发烫。他忙低头摸索自己的大海螺,可翻找了许久,那么大的东西却没了踪影。

       “我的海螺呢!”陵光急躁道,他猛地盯住公孙钤,头上那一撮形状诡异的蓝毛忽然让他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你是那个东西……呵呵,不可能吧。”

       “如果您指的是您整天抱在怀里,不是对着哭就是对着吐槽其他门主的那个东西的话。”公孙钤行了个礼,“正是在下。”

       “咳咳。”有点刺激啊,陵光咽了口口水。

       看他一表人才,知道是个海螺精也不觉得害怕呢,既然是妖精,大概根骨资质也是上好的。转念一想,陵光淡定许多,问道:“你……能干吗?”

       公孙钤正经回道:“在下既然化为了人身,自然是能干的。”

       “哦……”陵光想,口说无凭啊,让他背个诗抖个才艺?“那请开始你的表演?”

       “遵命。”公孙钤扔了剑,三两步冲到陵光面前,一个公主抱把人直接怼到了床上。

       “不是!你要干什么!”

       “让您看看我能不能干。”

       “不是!呜……”

       魏玹辰趴在门外听了一会,心满意足地招呼守门的弟子离开。

       果然是个能干的小伙子啊!

评论 ( 25 )
热度 ( 228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