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二十二 (ABO,虐身虐心,逼宫夺位走起)


虐还没开始呢

诸君莫方

♥《还君》全文大链接♥

—————————— 

       陵光离开后不久,天璇王寝宫便被禁卫团团围住。第二日,王后称天璇王忽然病重,召集医丞救治,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罢早朝改为各部自行议事。

       如此大的阵势,朝堂中大凡有点眼力之人都知道,天璇王大限将至,可王储未立,不知两位王子谁才能坐上宝座,这王后和汪家不让任何人觐见天璇王,不过针对陵光罢了。

       平时不显山露水的两方阵营渐渐明晰,防备对方势力的入侵,各部上位的一方暗暗将内部的对方官员死死打压,放置在无权的职位上。但一切又不能做得过于明显,同阵营官员间直接的走动和面见减少,多用暗卫细作行动。

       “宫中旧人已就位。”

       陵光拿下灯罩,将手中的纸条靠近烛火烧成灰烬。脚背一阵痉挛,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重重锤了一拳桌案。公孙钤听到声响跑进来,看到他额头尽是冷汗,因为腹部太大,手触不到脚背,只能扶着大腿使劲踢起脚尖。

       公孙钤半跪在他身边,将脚抱在怀里,除去鞋袜轻轻捋顺经络,一会儿,那异常鼓起的青筋才慢慢消退。陵光喘着气拭去额上的汗,公孙钤慢慢给他穿上鞋袜。

       说来这天璇王病危得太不凑巧,陵光在孕后期,他本来就安胎不易,理应安心休养,但遇此重要时刻,他必须扛在第一线,殚精竭虑,免不得亏损了身体。医丞说这孩子有早产之兆,只好不停地灌汤药来安抚,水肿抽筋的并发症更多了。

       “殿下还是要多保重身体。”公孙钤心疼道。

       陵光嘴唇失了血色,轻声道:“这个时候,我又怎能不管不顾。”

       “父亲已与臣通了讯息,公孙家及门下弟子均已待命,定全力支持殿下。”

       “王后将父王软禁起来,便是不想让他留下可能传位于我的遗诏。若我连父王最后一面都无法见到,他们甚至可能假传旨意,捏造事实。”

       “太医院有我们的人,虽然现在宫禁森严,但在紧急关头,他一定会将消息传出来,届时我们以勤王之名闯入宫中,汪家并不胜公孙家几分,拦必是拦不住的,如此他们便做不得悄悄扶立新君之举。”

       陵光微微点头,抚摸腹中躁动的孩子。

       “臣召集了一些武艺高强的门客和家兵,以防汪家派遣杀手对殿下不利,以后殿下出入,皆有人保护随行,还望殿下体谅。”

       “夫君有心了。”陵光将手覆上公孙钤置于他膝上的手,“不过……护卫我之人,我心中已有打算。”

       “笃笃。”两声闷响,不知从何传来。公孙钤忙警惕地起身,环顾书房的四面。

       陵光却不紧不慢地起身,走到书架后,拧动一只小铜鱼,书架推开,墙后出现一方门洞,裘振点着油灯走出来。

       “参见殿下。”裘振向陵光行礼,又对公孙钤抱拳示意。

       公孙钤目光仍盯着那处密道,缓了会儿,才微微欠身向裘振还礼。

       “这处密道终是派了用处,王后这算盘彻底打空了。”陵光有意向公孙钤靠近,有些讨好地冲他笑笑。

       “殿下,末将的一队亲兵已着百姓衣混入王城,现下暂时以家丁身份集结在末将府中,日夜轮岗换班,定不会让殿下有丝毫损伤。”

       “甚好。宫中禁卫军现由汪太尉掌管,进宫那日,必多有阻碍,还需精兵开路方可。”

       “另有两百精兵已从边境秘密回返,但末将怕目标太大,让他们在城外潜伏,秣马厉兵,当不会误了殿下的大事。”

       见公孙钤不语,陵光又凑近些,暗暗握起他的手,指尖轻轻抓挠他的掌心,柔声道:“夫君,你看我这般安排可好?”

       公孙钤淡淡一笑,对上裘振的目光:“有裘将军和亲兵护卫,殿下安危自不用担心。”

 

       暗流涌动,等待的时间最为漫长,众人提着心绷紧神经。朝臣依旧按部就班地商议朝政,和声和气地推行民生,天璇的百姓俨然不知一场巨变即将发生。

       陵光和焸栎也按着原先各自的分工,督理政务,仿佛天璇王只是在生一场并不严重的病,那些行刺暗杀的杀手尸体夜夜被处理干净,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又是满室光明。

       “当当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骑快马如离弦的箭蹿进街巷,停在王府前。已经熄灯的王府霎时间灯火通明,一队身着铠甲的士兵蜂拥而出。火光中,公孙钤给一身紫衣的陵光披上黑色的披风,拉起兜帽,俩人上了马车。

       深夜的王城街巷,平常百姓已经安然入睡,近街的人家被一阵阵马蹄声吵醒,迷迷糊糊透过窗纸看向外面,火光冲天,马匹车辆自四面汇集,朝宫城方向驶去,急躁的人影似乎预示着风雨即来。

       陵光觉得小腹有些坠痛,尽管出门前又灌了碗汤药,但不适感愈发明显,心口“砰砰”直跳,暗暗握拳积蓄力量。公孙钤撩开帘子观察四周形势,左手警觉地握紧佩剑。

       陵光松开汗津津的拳头,摸索着攀上公孙钤握剑的手:“夫君……”

       公孙钤放下帘子,右手又覆上陵光的手,暗暗用力,干燥的温暖传递过来,他温和而坚定地说道:“殿下,臣在。”

评论 ( 34 )
热度 ( 197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