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二十 (ABO,虐身虐心,静静等着搞事)

过渡章节~~

♥《还君》全文大链接♥

——————————

        入夏后,天璇发生了一件大事。

        平南郡忽遭瘟疫,初时只是几人出现类似风寒的症状,没过几日忽然恶化,瘫在床上手脚溃烂口吐白沫,撑不过一日便一命呜呼。当地的医师觉得情况有异,建议家属将尸体火化,但家属认为逝者为庸医所误,将尸体扛在医馆前非要讨回公道。

        当时围观民众甚多,一部分回家后很快出现相同的症状,加之逝者家属也陆续有人发病倒下,感染人数暴增,等平南郡官员意识到疫情时,犯病人数已占十之三四。

        天璇王指派陵光追踪此事,陵光捏着眉心看奏本,时而喝一口酸梅汤驱驱闷气。门轻叩几声,也不等应答,公孙钤走进来,手里还捏着一朵硕大的紫色的牡丹。

        见陵光直勾勾盯着牡丹看,公孙钤道:“今日一位同僚相邀游园,他府中栽种了许多名贵的牡丹,臣知道殿下喜爱此花,便厚着脸皮讨要了几株回来种在王府中……此朵魏紫开得正好,于是便单独将它折下了。”

        陵光不说话,只是将目光从牡丹转向了公孙钤。公孙钤走到与他三步之距,低下眼帘,眼珠看着下方,未敢直视陵光的脸,将花朵递上,低声道:“此花……赠与殿下。”

        陵光接过,拈在眼前打量着,浅浅笑起来,他看着花,公孙钤则偷偷看着他。

        “近来困顿,不想动弹,只有躺在榻上才觉得舒适。”陵光的注意力从牡丹上转移,说道。

        “既然疲惫,殿下便多歇息。”

        “可父王要我处置政事,还有这么多候着呢。”陵光推了一把案上的奏本,语气中竟有些撒娇的成分。

        公孙钤本想接“政事要紧”,但又想到陵光是因为揣着他的孩子身子不适,这么说不太对劲,卡在那不知如何作答。

        “我想躺着,夫君可否念奏本给我听?”

        “……好。”

        于是陵光就在贵妃榻上支颐侧躺着,公孙钤将未批阅的奏本理了理,累在榻侧的小案上,自个儿在榻的边缘堪堪坐下。刚要念起,陵光用指头轻戳他的后腰:“夫君背对着我,我怎么听得清?”

        公孙钤一愣,将身体尽量往里转,可终究也就是侧对着陵光的方向罢了。陵光撑起上半身,将他的手臂推起,钻进他的怀中,枕在他的大腿上。

        “如此便好了。”

        这么个“醉卧美人膝”的姿势让公孙钤有些赧然,虽然闲散书籍也读过些,但并没细想过这般闺房之乐。他咳了两声,疏通阻塞的喉咙,用温和低沉的声音读起奏本来。

        孩子都渴望父亲气息的抚慰,陵光觉得自己似乎也和腹中的孩儿一般,开始贪恋起公孙钤在身旁时,温柔和暖的味道。他懒懒的汲取自大腿传来的阵阵暖意,听着把奏本里废话过滤掉后言简意赅的诵读,差点就要睡着了。

        “夫君以为,平南郡一事该如何?”

        “平南富庶,未想突遭横祸,当应立即应对,减免伤亡。”

        “父王已将公孙太仆派往平南治理疫情,可这治理之法朝中却有不同意见。”

        既是恶性瘟疫,染病之人甚多,朝中一派以为瘟疫乃无解之症,必须抢时绝后患,派遣军队驻守,封锁平南周边所有通道,切断水源供给,必要时放弃此地,放火焚烧,绝此祸患。

        而另一派,包括遣去平南的太仆公孙习则认为亲孝为大,人命关天,不因病痛就放弃亲人,不因情况危急就舍弃臣民,要求朝廷派遣大批最好的医丞前往尽力医治,只要找出阻隔疫情的方法,健康之人留心感染,有亲人照顾的病患方可重拾信心,度过难关。

        “陵光虽未直面过疫情,但看史书中曾记载,五十年前辽河病疫,一月间满城尸骨遍野,人畜不闻,流散的疫毒通过飞鸟、河流又感染了周边数座郡县,最后守军忍痛屠城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才终于绝了这场祸患。”

        “……确有此事。”

        陵光坐起,道:“虽朝中依然争论不休,但我以为平南百姓虽无辜,但天灾已至,只能以最坏的打算来做筹谋,若等得疫情蔓延,到时死的又岂是一城的百姓而已。”

        “但并非所有疫病都无药可医,轻易弃城只怕国中百姓寒心。一城对于一国而言或许无足轻重,但一人对于一家却重如泰山,我等岂能不设身处地,任意施法。”

        “那也有折中之法。”陵光郑重道,俩人之间没了方才的旖旎氛围,“让医丞甄别已受感染之人,原地治疗,健康的百姓转移到安全之处,若真能破解疫病皆大欢喜,若不能再屠城放火也未尝不可。”

        公孙钤思量道:“此法也确实可以商榷……”

        “我命人将此番作为告知公孙大人,但被他撕了信函一口拒绝,说我残暴冷血,不知人伦天常。”

        “兄长为大儒之后,对亲缘臣民素来看得极重,臣以为并非针对殿下。”

        陵光摇头道:“我不在乎他对我怎么看,只是希望他不要耽于小情。夫君若认同我之提案,能否与兄长说道?”

        公孙钤微皱眉,有些为难:“并非臣不愿,只是兄长此人心高气傲,又与臣家有些心结……公孙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各房不在政事政见上起冲突,互相干涉,臣……”

        “我了解了。”陵光歪头靠着公孙钤的肩膀,“我会让舅父出面上谏父王,夫君不必为难。”

评论 ( 26 )
热度 ( 206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