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十七 (ABO,虐身虐心,真的是甜的,再信我一次)

和上一章有莫名的转折

哈哈哈,先发点小糖

准备好再进入下一阶段虐虐更健康

♥《还君》全文大链接♥

————————

       陵光害喜的现象逐渐好转,终于可以正常进食,但又开始出现新的孕期症状——脾气暴躁。他本来是个不易动气的人,但近来每夜都难以入睡,还极易惊醒,断断续续的睡眠纠结起一股燥火,烧得整个人像只炸药桶一点就炸。

       如此身边的人皆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对待这尊大佛。

       比如,公孙钤陪陵光对弈。

       陵光虽然自小喜好下棋,但论水准实在欠佳,公孙钤自然有意让着他,但他下着下着就烦躁起来,不停往死处贴棋,公孙钤绞尽脑汁让自己输得合理些,竟难倒了这位国手。

       陵光见棋局上一片颓势,抓起棋篓里一把棋子,又重重地砸回去,其中一颗弹到棋局上,将落子推出去些许,公孙钤顺势拨乱棋盘道:“这局乱了,我们重下一局吧。”

       陵光朝他翻个白眼,怒道:“谁让你弄乱的,我明明还可以再下,怎么,公孙大人还怕输?”

       “……”公孙钤默默将两色棋子各归棋篓,“臣知错。”

       比如,陵光更衣。

       阿九一直趴在门外,往房里看陵光对着铜镜整理衣冠,公孙钤走到他身后,低声道:“阿九,你做什么。”

       阿九被吓一跳,轻手轻脚合上门,回道:“殿下……在更衣。”

       “那为何不进去伺候,躲在这里鬼鬼祟祟。”

       “那个……”阿九面露苦色,挠挠头道,“奴婢不敢,不如……大人进去帮帮殿下?”

       公孙钤莫名地将门推开一条缝,陵光对着铜镜的姿势保持了许久,似乎正需要帮一把。

       公孙钤走了进去,原来孩子月份渐大,陵光的小腹凸起,像吃多了的小肚子般,他平日腰封束得紧,显得腰身款款,不盈一握,如今要顾着孩子,他正纠结地比划着如何把腰封戴上。

       公孙钤从他手中接过腰封,松松地用系带束起,这腰部的曲线是没了,陵光道:“我是不是变丑了,用民间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腰粗膀子圆’?”

       “殿下说笑了,您身段纤细,本就比平常人苗条许多,这般看起来刚刚好。”

       “也是,当初母妃曾说我太过细弱,纸人般一吹就倒,更像穷苦人家常年吃不好的菜芽丁子。”

       “这倒不会,您脸圆,贵像天成……”

       陵光狠狠翻了个白眼截断公孙钤的话头。

       “……”

       阿九同情地目送公孙钤一瘸一拐出了房门,看来这一脚踹得不轻。

 

       公孙英又来送酸坛子,公孙钤挥手让他拿回去。

       “我带的可是堂嫂上次说最喜欢吃的酸李子。”

       “殿下食欲好些了,不怎么喜欢动这些酸东西。”公孙钤藏在袖中的右手正暗暗揉着早上被拧的左手腕,眼尖的公孙英突然攀过来,微微拉开他的领口,后颈上三道抓挠的红痕赫然在目。

       “兄长,您最近有点放浪了。”

       公孙钤推开他的手道:“瞎说什么,殿下不知怎的喜欢闹脾气,我没注意斟酌词句才被挠了几道。”

       “噗。”被公孙钤瞪过来,公孙英强忍住喷笑的念头,“等等,兄长莫不是和堂嫂分房了吧。”

       “公孙英,注意你的身份,殿下辛苦……”

       “兄长怎么不听医丞的嘱咐?难不成医丞没和你说要多亲近嫂子?”

       “……我自然在陪伴殿下。”

       公孙英乐不可支道:“亲近的意思就是时时在一块儿,包括就寝,兄长倒是读得懂圣贤书,却听不会医嘱。”

       “……此话当真?”

       “怀孕的坤泽需要乾元的气息抚慰,不然嫂子为什么突然脾气暴躁,我想他大概晚上都睡不好,因为您一个人离了人家快活去了呗,而且……”

       公孙英突然不说了,公孙钤急问:“而且?”

       “嘻嘻,先不告诉你。”公孙英撒了酸坛子,行礼迈步子走人一气呵成。

 

       夜里,陵光又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房门轻叩三声,公孙钤抱着被褥进来,头恨不得扎进被子里:“医丞让臣陪寝,或许可以纾解殿下的难眠之症。”

       陵光往里退退,让出一半床榻,公孙钤端端正正躺上去拉好被子。

       天气乍暖还寒,陵光却只着一件丝质单衣,被子也被踹到脚边,公孙钤怕他着凉,默默起身帮他把被子拉上来些。陵光未睡着,被子盖上来不久,他又不适地踢下去,公孙钤急忙握住他乱蹬的脚踝,只觉手中这纤细的脚踝滚烫烫的,不似常人温度。

       陵光却觉得他手掌的温度寒凉,向下蹬蹬,让他的手滑到自己小腿上,舒适地叹息一声,

       “夫君能否过来一些。”

       公孙钤本来规矩地离陵光有两拳距离,听罢老实地蹭过去一些,陵光侧身紧紧偎着他,觉得无比清凉,燥乱的心跳平复下来,没一会就沉沉睡过去。

       第二日醒来时,陵光张着四肢,整个捆在公孙钤身上,俩人起身后都有些不好意思。难得睡了个好觉,陵光精神大好,朝公孙钤露了个甜甜的笑脸,又变回那个温温和和的王子殿下。

       公孙英诚不欺我!公孙钤心道,于是绝了分房的念头,自带的铺盖也被收了去,当起陵光的人肉被褥。

 

       这夜,陵光像往常一般攀在公孙钤身上,可没一会儿,公孙钤觉得有些不对劲。陵光的左手滑过他的胸膛,逡巡在领口边,复又轻轻抚弄他的喉结,横亘在他大腿上小腿也不大老实,用膝盖轻轻往上顶在他敏感的部位。

       “殿下……您……”

       “夫君,我好热。”陵光用额头抵住公孙钤的肩窝轻蹭。

       “您……您有了身子。”

       “医丞说已经可以了。”陵光轻道,也不再动作,保持勾在公孙钤身上的动作,微微喘息。

评论 ( 47 )
热度 ( 227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