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 八 (ABO虐身虐心,我购入了新型狗血车,要上吗?)

发情期还玩不够的LO主觉得自己肾亏是理所应当的

♥《还君》全文大链接♥

——————————

       “殿下,娘娘在休息,您不能进去……”

       焸栎推开阻拦的宫人闯进凤栖宫中,王后正在闭目养神,睁眼看到是他,一招手挥退了跟进来的宫人。

       “母后,儿臣听舅舅说……您要让儿臣与吴之远成婚?”

       王后气定神闲:“是又如何?”

       焸栎“噗通”跪到她脚边,眼眶红了:“儿臣不要嫁给别人。”

       “那谁不是‘别人’?”

       焸栎不答。

       王后怒而反笑道:“但凡公孙钤对你有一点意思,就不会和陵光野合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你这守节给谁看?”

       焸栎低声哭起来。

       “本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废物儿子,你若想要什么便去偷去抢,用尽一切手段得到他,哭哭啼啼有什么用!”

       “儿臣的心里只有公孙钤”焸栎道,“儿臣愿意付出所有只盼与他相守。”

 

       新年翩然而至。王室过年要比平民百姓要烦琐得多,虽然清洗、制衣、烹食都有宫人打点,但各式各样的礼仪、朝拜、祭礼环环套套,每个人都吊着心按部就班,稍有不慎就是个大不敬罪。

       大年夜一早,王室宗亲的晚辈先去凤栖宫给天璇王、王后、妃嫔请安,而后到太书房聆听先王圣贤的遗训;下午,所有在朝之臣于正殿内交流一年的执政心得;晚膳时分,宫廷设宴邀请三品以上大员及家眷,觥筹交错,歌舞升平,期间有诗学才艺的小辈或会主动献艺,给王室、世家露一手,家有年龄相仿适婚子女的便会暗暗打听消息,因而这宫宴也可算得上是年尾的一场结缘宴了。

       吴老将军的小儿子吴之远舞了一套剑法,这位将门之后饱读兵书,跟着父亲征战过几年,正是年轻气盛之时,一个漂亮的收势后,他自信地向上位抱拳行礼。

       天璇王道:“好好好,果然将门虎子,孤看吴将军这儿子仪表堂堂,可有婚配?”

       吴老将军忙起身回道:“犬子这几年都随末将征战,尚无商定婚事。”

       天璇王微侧身对王后道:“王后,吴之远这年岁与王儿倒是般配……”

       王后莞尔道:“这年轻人感情的事,顺其自然,本宫还想留焸栎在身边一段时日,王上倒是操心起来了。”

       顿了顿,王后望向陵光和公孙钤的:“说起来,陵光新婚不久,今日本宫见他与公孙大夫一同进宫,一前一后走着,看起来倒不像对夫妻了。本宫也知公孙家家教严明,公孙大夫更是谨慎守礼,但这般生疏难免让外人以为他们夫妻不睦。”

       苏氏起身行礼道:“王后见笑了,是臣平日对犬子太过苛责,在外要求他恪守君臣之礼,这小夫妻感情可好着呢。”

 

       后半夜,朝臣们打道回府,留王室宗亲一同守夜,待子时后由天璇王向各世家赐菜。原本守夜只有王室直系子弟参与,但由于王室人口凋零,不足十数,天璇王便特许姻亲一同参加。

       一天的谨慎小心、虚与委蛇,通篇折腾下来,再年轻力壮的人也得脱层皮。公孙家是新晋的王室姻亲,本来就多得旁人一眼,上前敬酒寒暄,公孙闵身为丞相,平日素有威望,年轻一辈自然不敢去劝酒,公孙钤便成了众矢之的。

       公孙钤借故溜出来,大雪已停,月光反射在皑皑白雪上将夜空映照得无比明亮,他松松领口,让寒风将自己吹得清醒些。

       “公孙……”身后传来细细的一声唤,身着华丽锦衣的焸栎走过来。

       公孙钤环顾四周没有他人,立刻后退两步拉开与焸栎的距离,行礼道:“焸栎殿下。”

       “你……近来过得可好?”

       “多谢殿下关心,臣过得尚可。”

       焸栎神色黯然道:“在你的心中,我是不是哪里都不如陵光?”

       “殿下说笑了,在倾慕殿下的人心目中,殿下自然哪般都好,没有与陵光殿下比较的必要。”

       “我只想问你,你是如何认为的?”

       公孙钤不愿与他对视,低头行礼,道:“殿内想必有许多同僚在找臣,殿下恕臣不能多陪。”说罢,匆匆返回宴席中。

       “殿下,汪大人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您看是否进行计划?”一个神色精明的宫人偷偷走近焸栎身旁,低声问道。

       焸栎仍然望着公孙钤离去的方向,坚定地点点头。

 

       公孙钤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大对劲,方才虽有些醉意,但不至于现在这般头痛欲裂,身体渐渐起了燥热感。公孙闵和苏氏在和两位王爷交谈,陵光则被王后拉着嘱咐什么。

       公孙钤扶额起身想再出去吹吹风,刚出了殿门,一个宫人跟上来关切问道:“大人是否需要到清净的地方休息一会,饮碗解酒汤?”

       “在下是外戚,不宜随意在内宫行走,不必了。”公孙钤硬扛着拒绝道。

       “大人多虑了,王上早就命奴婢们置了间宫室让大人们稍作休息之用,奴婢见大人身体不适,这到子时赐菜还要熬许久,若大人失态便不好了。”

       公孙钤见他言之凿凿,身体的确也难支撑下去,点点头,任宫人扶着他去休息。

       汪太尉那杯不得不喝的酒里,埋藏着一场阴谋,王后斜眼看着离去的公孙钤,鱼儿上钩了。

       然而,这一切却被似乎早有预感要出什么事的魏玹辰收入眼底。魏玹辰忙招阿九过来吩咐道:“告诉殿下,公孙钤被焸栎殿下的人带走了,他该知道怎么做。”

       阿九摸不着头脑,但听到焸栎和公孙钤的名字也知道这是件大事,急急忙忙贴到陵光耳边转述了过去。

       陵光美目一转,今日王后对他特别关切,缠着他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想来醉翁之意,调虎离山,他忙对王后道:“母后,若不是阿九提醒,儿臣差点忘了准备给父王和母后的薄礼还没呈上来,看儿臣这记性!请母后稍待,儿臣立刻取来。”

       王后不放心焸栎的安排,见公孙钤已经上钩,早想去嘱咐一二,挥挥手让陵光下去,遣个近侍跟着他。

       到了隐蔽处,陵光二话不说抄起花盆砸晕了跟来的近侍,阿九惊得瞪大眼睛:“殿下……您这是……”

       “立刻随我到焸栎的孔雀宫去。”

       当阿九在孔雀宫的大床上看到有些失去意识的公孙钤时,更是惊得嘴巴能塞进一个大鸭蛋。陵光庆幸孔雀宫的宫人为了给焸栎和公孙钤有独处的空间早已撤出,否则自己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闯进来。

       “搭把手,把公孙钤抬到朱雀宫去。”

 

       陵光出嫁后,朱雀宫除了日常洒扫已经无人打理,放倒公孙钤在床上,陵光将阿九送出去,并吩咐道:“守在外边,别让人进来。”关上门,落下锁。

       公孙钤药性发作,头不疼了,变为周身烫得灼人,连呼吸都是滚烫的,经了人事的自然知道自己着了道,酒里掺进烈性春药。

       陵光走到床边,扬手将外袍脱下滑落脚边,摸上公孙钤的身体。

评论 ( 47 )
热度 ( 213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