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国 四 (主钤光,全员黑化大乱斗,大设定大架空)

这文热度一直不高,所以停更了

但有几位小伙伴还是惦记着它,我也答应过要更一篇,大家凑合着看看

*注意*

1、本文背景复杂,呈现时间比较长,LO主一直当大文来处理的,超难写

2、乱斗模式,LO主吃得杂,对乱搞CP关系不忌口,因此对CP洁度要求极高的读者请自求多福

3、想看带感的跟LO主走起!

————————————————

       苏醒日。

       “哟,恭贺‘一怒悲啼,大乱神界,天柱倾塌,众神补天’的主角苏醒。”

       “你醒来多久了?”

       “较你早上百余年,有幸看了场天宫政变。”

       “吾记得,万年前吾化元身撞击天柱时,你曾说过,若想毁灭神界,吾此举只是以卵击石,必须乱天时,显异象,方有机会,此言当真?”

       “朱雀,你才睁开眼睛又想折腾什么,玄武为护你一命元神俱损,现在还不知在哪里飘着。再来一次,可没有第二个玄武来救你了。”

       “你会助吾吗,白虎。”

       “呵呵,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吾与你并没有那么深的交情,只是活得长了总是想找些乐子的,吾若高兴,帮你一把,可不代表吾与你是一条线上的。”

       “……青龙呢?”

       “他如此胆小怕事,受你牵连沉睡万年,趁着你没醒早溜到凡间躲起来了。吾听闻,凡间有四国,供奉吾等四神,这天玑据说对吾顶礼膜拜,甚是有趣,吾索性也下去玩玩,省得看到天界这堆腌臜东西。”

 

       仲堃仪走进寝宫,只见孟章呆呆坐在那里,苍绿的大袍显得他身段单薄得可怜。瞥了一眼桌上搁着的药碗,里面黄褐色的液体纹丝未动。

       “王上怎么还不服药?若是怕苦让宫人多送碟蜜饯来可好?”仲堃仪恭敬又带了点挪谕的口气说道。

       “本王没病。”

       听了孟章的回话,仲堃仪脸色一暗,笑意收回,阴郁之气与这张年轻的脸庞毫不相配:“王上当然有病,不然三大世家怎会扶持王上上位?王上可不能没有病,否则,臣如何能随王伴驾在朝中说得上话呢?”

       他将药碗执起,摔到孟章面前,也不管溅起的药汁沾湿了绿袍:“喝吧,一会有人来查验,这药虽然对你没什么益处,但也没什么害处,药房的理事臣早打点好了。”

       孟章白着脸盯着药碗看,终是拿起,赌气式地一饮而尽。

       “本王听说……你要与天璇结盟?”

       “看来王上还是挺关心朝政的,或许是关心微臣的动向?”

       “……本王困在宫里也无事,奏折翻看了些。”

       “臣的确欲与天璇合作,天玑梗在两国之间,天天拜神祈福,浪费了那大好河山,不若交予我天枢打理。”

       “天璇……天璇似乎内政不稳。”

       仲堃仪哈哈笑了两声:“这不是更好,助臣得了天玑又可被轻易挑拨内乱,届时那天璇不也是囊中之物?”

       “可……”孟章欲言又止,低声道,“本王听说,陵光去了天璇。”

       “陵光?这是何人?”仲堃仪皱眉想了想,“是那天璇刚迎回来的什么‘神子’?想这天璇又被这神鬼之说复辟,当真可笑。”

       “不……陵光在,天璇不好相与。”

       仲堃仪嗤笑道:“您有何高见?”

       孟章眼神暗下去,道:“仲卿可知,朱雀与青龙是不同的。”

       仲堃仪握紧佩剑,一甩衣袖,转身离去,留下一句:“果然是个不长见识的货色!”

 

       天权王宫御花园。

       今日御花园举办羽琼花宴,据说兰台令慕容离甚爱此花,便向天权王执明进献了几盆,执明见此花盛放大如海碗,圆如蹴鞠觉得新奇,便令县主莫澜移种了许多到夕照台,还大方地招呼平日走鸡斗狗玩得相合的王侯世子,名门子弟。

       众人品酒赏花,闭眼可着劲赞美执明,执明听着并无欣喜,挠挠耳朵站远了些。

       “无聊啊,花了这么多银子还是无聊。”他斜了眼那群互相吹捧的臣子们,吹了吹自己的刘海,“莫澜怎么又找了这群无聊的家伙……对了,莫澜呢?”

       四下看看,这个平日长袖善舞的县主没了踪影,倒是慕容离今日出席了羽琼花宴,一人呆在亭子里饮茶。

       “阿离,怎么喝起茶了?那酒不对胃口?”执明走到慕容离身旁坐下。

       “臣不善饮酒,喝茶便好。”

       “你呀。”执明指着他无奈地摇摇头,“就是不会及时行乐,天天如此刻板,活得当真辛苦。”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王上一样的。”

       “本王听说过,百姓有百姓之乐,帝王有帝王之苦,若只想着那烦心事,这天下哪还有快活之人?”

       执明抢过慕容离手中的茶碗,喝了一口:“嗯,虽然本王不会品茗,但此茶应当不错,哈哈。”

       前方的人群突然一窝蜂聚了上去将一个紫衣的年轻人围了起来,执明伸着脖子瞧到那像兔耳朵一般的白冠立马认出是莫澜出现了。

       “走,这莫澜今日鬼鬼祟祟,不知道又出什么鬼主意,阿离陪本王去瞧瞧。”说着一把拉起慕容离起身。慕容离瞧着握着自己的手,愣了愣,嘴角慢慢有了一丝笑意。

       莫澜怀里揣着一卷画,和人群插科打诨,执明过来,众人让出一条道。莫澜装模作样行了个大礼,看到慕容离在一边,更是喜形于色。

       “莫澜,你说你让本王搞这羽琼花宴,自己却跑去逍遥快活了,该不该罚!”

       “王上,您想怎么罚都行,不过微臣有一物,若王上看了觉得有趣,便让这赏抵了罚可好?”

       执明闻言瞧了瞧他怀里那卷精心绑扎着,似许久未打开过的画卷,道:“就这副画?本王还以为是什么稀罕东西。”

       “这画不稀罕,稀罕的是画他的人。”莫澜挤眉弄眼道,“微臣一直想求一副慕容大人的墨宝,可大人总以不善字画推诿微臣。微臣这不能信啊,大人文武全才,岂会不良书画,定是藏了好,不愿被人瞧了去,以后不得安宁。于是……这个微臣机缘巧合,拿到这画……哈哈,想与王上同赏。”

       慕容离定睛一看这才发觉,这画是自己藏在书房暗格里的那幅,心下一惊,刚欲出手阻止,莫澜熟稔地一抽绑带,将画抖落。

       众人一阵惊叹,这画笔锋饱满,勾画精细,的确画工了得,可更让人吃惊的是画上是一尊人像,一个美人。他穿着紫色羽衣,微卷的秀发随意批着,明目皓齿,面无表情却勾人心魄,微微下斜的目光带着俾睨天下的傲气。

       “这……慕容大人怎么藏了位美人?”

       “哈哈哈,慕容大人已是世间绝色,这位美人也是别有千秋啊!”

       莫澜也被画中内容惊到了,不过欣赏美人,他却之不恭,并扯着画给执明递了递。

       执明只瞧了一眼,并不像其他人露出倾倒之色,甚至有些不屑和嫌弃,道:“这有什么意思,你偷了阿离的画还敢如此招摇,快收起来!”

       莫澜连连称是,恋恋不舍地卷起了画卷,王上果然是王上,定力十足。

       可一旁的慕容离内心一阵刺痛,他看到了,莫澜卷起画卷时执明装作不经意地回眸,那嘴角的笑意泄露了他对画中人的兴趣。

       没有人比慕容离更了解执明,此人感兴趣的往往装作不感兴趣,只是怕被人抢去罢了。

评论 ( 17 )
热度 ( 84 )

© 鱼香茄子煲 | Powered by LOFTER